明  沈周 画  文征明 题
[原创]今日新入群,一些诗词,请多指教。
楼主
陌上 2016-11-17 17:32:44

詩部

代意
去歲君書至,言歸雁落時。 
今春書复啟,猶是去年辭。
 
滄浪亭 
門啟葑溪水,園林爽氣浮。 
苔蕪侵路徑,壁古界喧幽。 
濯足臨潭渚,彈冠嘯石丘。 
清風穿竹過,疑是枻人謳。
 

雜感
歸計無端滯白門,衾裯誰與共寒溫。
一身病骨愁鵬舉,滿目囂塵駭豕奔。
緇素徒傷衣服改,丹青何預姓名存。
夜中重讀當年稿,點點新斑泯舊痕。


雞鳴寺訪櫻
久欠離塵避世方,禪關欲借此身藏。
凡心一點知難破,情動飛花落素裳。


莫斷高花供玉池,離根能艷幾多時。
殷勤唯有東風在,猶遞春溫到折枝。


凝情未語立斜陽,紅粉依然舊日粧。
寂寞疎鐘人去後,滿樓花雨散天香。


辱井脂痕異代銷,深庭惟見暮櫻飄。
銀牀重點輕紅色,光影依稀辨六朝。


湘娥啼罷赴漪淪,玉體空憐水底陳。
劫盡成灰誰識取,胡僧原是看花人。


琪樹何年别絳宮,繁華緣影夢魂中。
托身還傍南朝寺,留與遊人證色空。


屈原
浩蕩湘流素浪翻,詞靈千載慟招魂。
回風忍看秋蘭變,落日徒嗟楚殿昏。
漁枻有時通溆浦,龍驂終古駐崑崙。
可憐宋玉傳薪火,衹為君王賦大言。


閒居
氣轉朱明暑欲屯,平居無事閉蓬門。
牕当白日沉沉臥,書付清風細細翻。
夢感粽香頻動指,醒無飲伴衹傷魂。
琅玕還喜庭前竹,解向虛堂沁碧痕。


送友畢業返鄉
陋室終銷昨夜喧,臨歧一握更無言。
悠悠往路同來路,落落書痕覆夢痕。
益世原非關廟野,娛親最在奉雞豚。
征車漸入蒼茫裏,始覺秋風近白門。


蘭亭
僻地埋殊景,能招往哲遊。
良辰纔一日,勝跡遂千秋。
水急山餘響,煙寒竹抱幽。
高情先我得,觞續永和流。


韜光寺
曳杖秋山道,羈身暫脫樊。
證來幽壑趣,歸與老僧言。
雲演西方法,鐘紓下界喧。
泠泉浮落葉,一掬澈心源。


讀《滄溟集》
四海声多鄭衛淫,黃鐘大雅久消沉。
劇憐優孟衣冠内,亦秉扶危繼絕心。


插架某書數冊,為友假去其一,久而未歸,竟成殘本矣。自分聚書有年,所費不貲,其中多有經歲而未嘗一展者。夫書之為物,所以載道傳文,養心啟智者也,有而不讀,又奚貴其多耶?向者人不以予書之敝舊,下其顔色以求假於我,是必眞能讀之者,相形之際,寧不內愧哉?今雖一時淹滯於彼,庶幾遂人之需,盡物之用,不亦君子之為乎?因感賦。
秦火還疑到閣中,全編曾與此身同
不勞趙使歸和璧,自可荆人得楚弓。
腹餒一經難誨子,詩殘半字已肥蟲。
高櫥坐困三千健,正待君王挾纊功。


寄暢園 
尋幽迷路徑,轉與古園逢。
壘石延山脈,窪苔記客蹤。
池停秋澗水,鴉散暮樓鐘。(園外有惠山寺。)
意欲聽霜籟,微瞑倚茂松。


將赴金陵,樓前海棠一本已半開矣
光搖紅綠靜靑春,半吐芳心意未申。
酬盡傾城唯一顧,匆匆又作遠行人。


伏日遊清凉山
暑氣蒸騰行酷法,清凉林壑聚逋逃。
棋窺二叟橘中秘,茶煮三山雲外濤。
未必鍾陵專絶勝,猶能抔土助風騷。(山雖不高而古跡題詠甚多。)
蟬聲漸寂天垂晚,小駐斜陽興未撓。 

再遊清凉山
丘壑疑中隱,居然市井間。
奔雷千轂疾,落日一峰閒。
林潤蠲心燥,階平慰足孱。
久罹登眺癖,自愧得詩慳。

洛音書來,言暫寓姊家代撫其子。是子始生一歲,洛音以小影示焉。視之,與予孺褓時無異,特予少肥耳。
交橫泗涕抹前巾,一派天機信可親。
别有深哀慚赤子,於今啼笑兩難眞。


書《板橋雜記》後
往日繁華似夢撩,吹殘王氣是紅簫。
一灣春水浮脂膩,萬盞輝燈迫月遙。
焚厦終悲梁燕殉,衰楊誰繫玉驄驕。
煙花南部空如海,衹向寒城助寂寥。


元日即事
天涯春氣望來蘇,斗室艱難起病夫。
薄雪隔年銷欲盡,晴窗趒雀試相呼。


讀楚簡
老目昏昏辨豕魚,蒼公點畫竟何如。
新來一事能矜客,不讀周秦以後書。


挽高華教授
未及瞻儀度,書存亦絳帷。
筆申南董直,辭紀定哀微。
一老天難憖,千秋論已歸。
史林垂矩矱,瞠目泰山巍。


登梅花山,汪逆兆銘墓故在焉
難從行跡辨心謀,況復人寰九世讎。
一海茫茫公竟渡,故山誰為引箜篌。


駿公欲作詩人死,元子終知臭味遺。
劫後春山花影裏,圮墳指點到今疑。


埋骨終成挫骨哀,空餘寒蕊繞荒臺。
揚州城外孤忠冢,亦有梅花似此開。


過舊宅 
稅駕求門巷,旋身大夢初。 
故堂空結構,歸客自唏噓。 
壁觸鴉塗壞,梁危燕語疎。 
一翁來踽踽,疑是舊鄰居。


夜坐
群氓安以夜,孤館肅秋聲。
窈窈一燈寂,駸駸萬慮生。
微身煩措置,浮世看縱橫。
何處塵勞息,櫥書喩化城。


趙君見招,從謝、周二君同集藝圃
風亂茶煙掠鬢浮,窺天眞墮杞人憂。
座中四子同論德,檻外群鴉自叫秋。
世閲紛紛歸罔象,心餘耿耿寄冥搜。
奇寒觸手知春近,故向霜梅一豁眸。


十載周旋感未輕,瓷甌泛雪凈軒楹。
池回寒日朦朧色,窗納疎林窸窣聲。
别後終知身共老,座中休使掌孤鳴。
臨風瞻望車轅北,居易長安會得名。(趙君遊學京師,不日當發。)


觀人麻將戲詠
夫子猶嘗賢博弈,孰傳斯樂慰民生。
久疲揚子雕蟲技,來聽劉郎喝雉聲。
但莫千金塡馬埒,何妨一夜築冰城。
窺斑自替諸君慮,陶侃棰鞭恐未輕。


初春閒居
夜雨侵晨止,疏窗漸市嘩。
獨居愁四萃,久病藥三加。
日暖貪粘枕,朋稀廢飲茶。
老猶摩倦眼,留看杏初華。


春來如我病,浹日數寒温。
暫卻陶公懶,長推翟尉門。
梅還明故樹,柳已蔭前村。
鄭重勞黃鳥,交交醒睡魂。


與岑同坐寄暢園
駸駸野興欲何依,稅駕城隅扣竹扉。
世業難從吾所好,湖山幸與子同歸。
虛窗蔭綠風光靜,籬角堆紅綺夢微。
闔目松濤持茶椀,好消塵想入非非。


讀《出身論》
民作稂秠異種看,戈矛入室禦應難。(《出身論》所援據者,率馬列集、毛選也。)
江湖橫議誠何味,染指悲君到馬肝。


瘦西湖泛舟自廿四橋至小金山
不落高車為著作,折旋小渚是舟師。
平湖未比觴深險,內拙猶能一濟之。


喬木
喬木傾摧肇禍深,紛紛禁闕叫冤禽。
經綸自惜荊公志,貴賤誰探趙孟心。


黃君若舜詩成屬和,敢不從命,顧予作淺陋,置諸黃君詩後,不免續貂之譏也
風傳變徵動深哀,似有精芒照夜臺。 
小隱時存三島想,大招孰馭六龍回。 
心隨列子遊華夢,身共胡僧話劫灰。 
河嶽英靈今若在,不辭霜露指星魁。 


獨坐南窻面百廛,商風拂袖起泠然。 
茫茫夜泯人天界,犖犖秋分小大年。 
心外浮塵何物是,門前曲水五湖連。 
楚咻未必遷齊語,一任閻閭萬客闐。 


愧陪數子鬥尖叉,(一時同和者,馮君慶、曹君韌基、李君曉林。)頹筆何堪補物華。 
適道應欣途得友,觀風每嘆世趨邪。 
坐君雪海千尋月,示我靈山一笑花。 
萬頃澄波蠡不測,齊賢空复動長嗟。


夏仲丈數索閲予詩,自以所為淺陋,不敢出示,丈頗以為言,乃賦此以自解,與集並呈於丈
曾預雄談意興豪,胸裁如示快幷刀。
忘年未必推何范,包貢爭期責鄶曹。
戰戰畏聆師子吼,牙牙愧作小兒號。
尊前若復論滋味,執管終應遜執螯。


吟餘雜感
學海登瀛望已賒,雕蟲人笑誤年華。
捻須自足令公喜,飲水何煩對客誇。
灞岸思飄驢背雪,冶亭夢落筆頭花。
閒來檢點胸中句,好助先生夜賭茶。


霧霾大作,日為濁氣所苦
幢幢樓影有還無,深閉柴扉坐屋隅。
豈是南山隱玄豹,眞成穴鼠困熏塗。


視天夢夢民方殆,塞竅如歸混沌初。
種墨千城知孰力,迷離冷霧正愁予。


欲同日者談天氣,卻作胡僧認劫灰。
不動高吟還擁鼻,畏他涿野惡氛回。


日影朝朝入閣臺,今為野馬與塵埃。(山谷句)
賊傷未繫裴優去,披撥還望樂廣來。


置屋城南,已立契矣
小邑猶嘆不易居,維桑歸計竟何如。
蓬門未種先生柳,驢券先題博士書。


眼中高厦望渠渠,賺得中人産亦虛。
卻羨樓前雙燕子,飛來自取好梁居。


知魚檻小坐
撫檻滋高興,澄天暢達觀。
冰融魚影活,霜盡鳥啼寒。
對壁言如忘,拈花意自歡。
坐中知物理,奚必更持竿。


黿頭渚紀遊
暗牖久伏經,兀兀身如腐。
睛眸幻狂華,湖山思一睹。
邑之西南陬,勝跡號黿渚。
脂轄盍往觀,頳魚逃沸釜。
迤邐到山門,亭亭日卓午。
磽徑不容車,趑趄艱步武。
敝屐躡滑階,恨乏靑筇拄。
亂木嘯清猿,很石奔渴虎。
老松臥寒溪,偃蹇絶斤斧。
臨崖涌空明,巨浸駭仰俯。
群舳任推移,雙丸恣吞吐。
砰訇萬浪豗,曾不異鼗鼓。
齷齪化煙嵐,清新生肺腑。
精魂逐翔鷗,形骸寄何許。
暮天散綺霞,歸與漁人伍。
扣舷雪鱗騰,取以佐醑酤。


觀熹平石經殘石
大道委榛莽,殘碑此世輕。
字遺王正月,筆認漢東京。
吟咏章猶煥,摩挲石愈晶。
觀摹應有待,思與論衷情。


登慈恩寺塔
步出浮雲表,遙睎九陌塵。
不知鴻背客,原是蟻行人。
危檻猶長倚,殘陽已漸親。
暮天喧萬籟,適可悟初因。


溪口雜詠
山中景物自昏朝,萬古巖扉鎖泬寥。
一片浮雲輕出岫,從教赤縣涌風潮。


同朝牛李怨難摧,又報排檣一戰灰。
自是桃源無魏晉,居人艷説蔣公回。


年年薪膽厲深讎,骨老蠻天恨未休。
一掬慈湖方寸水,清泠還似剡中流。


僧言
僧言煩惱即菩提,今我眞當與佛齊。
三匝未安依樹鵲,一途還困觸藩羝。
鏡中馬齒年加長,市上豬肝價又躋。
差喜城南完陋室,巾車迎取太常妻。(予以攻博故,結褵二载,離多聚少,今可少定矣。)


惕齋師於拙作多所諟正,感而賦之
詩脾二豎據彊梁,句惡何辞飲墨漿。
自是盧醫饒妙術,入秦先試小兒方。



中夜不眠,自繙詩集,十載操觚,所得爾爾,因感赋
揚子雕蟲能毋悔,潘郎技懩亦煩心。
蘧廬一宿成安宅,穴牖時時起鷇音。




詞部
桂枝香
騫驢細艇,任五劇塵囂,三江濤溟。回首家山在處,層雲焉省?行人漸慣秋風早,雁過時,背分孤影。上林春重,洞庭煙暖,一般途迥。   六載矣,鄉愁似病。怕花陌頭繁,月宵中靜。鬢角星霜暗換,卻疑新鏡。世間何物堪療此,倩金樽,莫教人醒。夢魂難馭,無端還到,舊時光景。
 
錦堂春慢 金陵感秋
鍾阜煙荒,秦淮水澀,蕭條白下秋深。斷續哀鴻聲裏,洗盡靑春。衰柳猶遮日色,孤峰漸隱霞痕。任客行陌上,南北西東,都向黃昏。   説到南朝舊事,正幽蛩訴晚,冷月盈樽。一例西風催雨,觸夢銷魂。濩落靑衫數載,是白頭,燈畔親紉。縱臥他鄉清館,尙惜襟前,一脈餘温。
 
滿庭芳
洛浦波微,陽臺雨細,洞房燈炬熒熒。春煙何限,都在黛峰凝。共指團圞滿月,疏窗外,鑑此幽盟。相偎久,眉間心上,隱隱覺寒生。    飄零,明日事,萍蹤莫問,玉盞當盈。拚長醉今宵,不負深情。從古靑雲路迥,人去後,可有歸程?天將曙,無言坐對,萬戶碧雞聲。


鷓鴣天 與友話舊,歸而有作
重對金樽意氣慵,羞言當日此心雄。蓬身久轉飆風外,蝶夢空留敗繭中。
眞栩栩?已瞢瞢,來隨澤雉踏蔥茸。笑觀鵬翼垂雲過,何事扶搖九萬重。


高陽臺 病中作
錦幕深垂,沉香慢爇,依然秋到昏燈。病葉無多,瀟瀟更打窗欞。骨珊爭敵霜氛驟,悵玉山,一霎頽傾。對空墻,弱語呢喃,瘦影伶仃。    越人方好終何益,算寒軀縱癒,心疢難清。漳浦劉楨,臥中可賦新聲?病時學誦維摩法,笑吾儂,未解忘情。怕春來,絮柳風花,又惹新癥。


行香子
南向歸鴻,北去征車。又飄搖,客旅生涯。寒牀孤枕,小院窗紗。正滴殘雨,驚殘夢,落殘葩。   當年錦瑟,此夜清笳。一聲聲,怨結霜華。燈前重對,半鏡菱花。憶眼如波,眉如月,靨如霞。


滿庭芳 蠡湖秋望
平野鋪黃,層山暈墨,亙天浮霧凄凄。蓼汀長立,霜鬢任寒欺。鎮日清波蕩碧,渾不染,冱冷髡枝。行吟處,風交疏菼,密雪覆幽蹊。    絲絲,橋畔柳。垂條不繫,去舸鴟夷。剩煙際鳧鷗,戲影荒陂。野墅風蟬盡歇,更休問,吳殿鶯啼。漁歌起,把前朝事,唱入五湖迷。


法曲獻仙音 水仙
寒魄分光,玉池湔翠,甚日靈根仙謫。顧影何郎,躡波宓女,徽容自遠塵陌。記雪案停杯處,幽芳慰孤客。    暮雲寂,怨湘皋,夢慳騷筆。先萬卉,凝露忍成孤泣。舊侶正相望,間空明,梅老沙磧。吳館人歸,罷歌筵,綃冷誰惜。但清魂零落,散出壺天春色。



---此帖由蝶羽飞飞在2016/11/17 19:44:49编辑
编辑 收藏 举报 主题管理
分享
Re:
2楼
蝶羽飞飞 2016-11-17 19:44:04
歡迎加入碧山。。一組佳作,飄紅頂賞。。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Re:
3楼
一行白鹭 2016-11-18 10:19:35
原来来了个早就膜拜大神啊,怪不得昨天群里两首一看就觉得很厉害,陌上集残荷也专门搜集转发的。居然是无锡的,这下碧山的资本又增厚了。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Re:
4楼
一行白鹭 2016-11-18 10:19:35
原来来了个早就膜拜大神啊,怪不得昨天群里两首一看就觉得很厉害,陌上集残荷也专门搜集转发的。居然是无锡的,这下碧山的资本又增厚了。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Re:
5楼
一行白鹭 2016-11-18 10:19:35
原来来了个早就膜拜大神啊,怪不得昨天群里两首一看就觉得很厉害,陌上集残荷也专门搜集转发的。居然是无锡的,这下碧山的资本又增厚了。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Re:
6楼
一行白鹭 2016-11-18 10:40:27
宋博在天涯叫什么网名,那首和岑同坐寄畅园的七律我记得看过的,当时好像还特别关注了一下,看看是不是无锡的,马甲忘记了。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Re:
7楼
一行白鹭 2016-11-18 10:40:27
宋博在天涯叫什么网名,那首和岑同坐寄畅园的七律我记得看过的,当时好像还特别关注了一下,看看是不是无锡的,马甲忘记了。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Re:
8楼
一行白鹭 2016-11-18 10:40:27
宋博在天涯叫什么网名,那首和岑同坐寄畅园的七律我记得看过的,当时好像还特别关注了一下,看看是不是无锡的,马甲忘记了。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Re:
9楼
竹海茶农 2016-11-18 12:49:05
珠玉在前,觉我形秽。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Re:
10楼
陌上 2016-11-18 13:56:30
多谢蝶羽版主飘红。
茶农兄太谦虚了,多交流啊。
白鹭版主,早蒙兄关注,十分感动,不过我没在天涯注册过,以前常在菊斋论坛上活动。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Re:
11楼
双桐轩 2016-11-18 20:16:58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Re:
12楼
一剑霜寒 2016-11-19 15:14:44
洋洋可观,细细品读。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Re:
13楼
蓼溪居士 2016-11-20 07:00:51
大手笔,仰望中!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Re:
14楼
云梦浪子 2016-11-20 19:43:35
点赞一个,可以加精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Re:
15楼
陌上 2016-11-21 05:30:05
多谢加精,以前读书不在无锡,现在回来了,可以和诗友们多多交流,十分高兴。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Re:
16楼
十觞亦不醉 2016-11-22 10:59:30
拜读,顶!d=====( ̄▽ ̄*)b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Re:
17楼
陶伯华 2016-11-22 11:32:57
清風穿竹過,疑是枻人謳。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快速回复: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注册]



尊重原创·所有作品并不代表本坛立场


无锡市诗词协会、无锡碧山吟社  版权所有ICP130461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