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拓民办教育之路,实现不一样的精彩 
——无锡运河中学巡礼

      卷首语:“国家对民办教育实行积极鼓励、大力支持、正确引导、依法管理的方针……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将民办教育事业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


      无锡运河中学是一所名不见经传的民办高中,但近几年来,逐渐步入良性循环的佳境,正呈现出一派蓬勃发展的生机。
      民办学校的生存和发展,首先涉及一个定位问题,即如何根据社会的需求,遵循市场的规律,找到一个准确的位置。就无锡中学教育的格局来看,初中毕业生要么升普高,要么上职高;但其中自有一部分学生既因分数之差上不了普高,又不愿上职高。这就是需求,就是商机,他们是运河中学潜在的生源。
      民办中学自非慈善机构,它要立足和发展,理当有经济上的考量,这是硬件;但同时,它又具有公益性,必须有社会效益的考虑,这是软件,也是热心办学的有远见有胸怀的企业家的自觉担当。
      办学体制对运作机制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对学校董事会来讲,选准一个谙熟教育规律、富有经验、乐于奉献、且有一定经济头脑的校长实在是个关键。但千军易得,一将难求。2008年,董事会竭力请出了徐勉之。校长可能成为一个品牌,但并非校长即品牌,只有成果显著、特色鲜明的校长才可能被社会认可。在学校管理方面,董事会与校长室分工明确,权限清晰,步调一致,堪称典范。越俎代庖,率由旧章,均非民办教学之道。
      家有三件事,先从紧处来。面对一系列棘手的问题,在稳定大局的前提下,最现实最紧迫的恐怕还是经济问题。董事会在前期大笔投入之后,又连年亏损,即使想要提高教师收入,也显得捉襟见肘,特别是在公办教师实施绩效工资之后,公民办教师的收入突然拉大。有人戏称,民办教师是“飞鸽牌”。有些教师果真要飞,学校再三挽留,回答是:“你如何大幅度提高教师的收入?我怎么相信你?”拂袖而去。此后,校长在教师例会上斩钉截铁的说:“我们一定要回答董远鹏之问!”学校自加压力,自找动力,多谋善断,在稳步发展中找出路。时至今日,运河中学教师的平均收入已接近公办教师,业绩突出的教师还明显超越。六年来,年年实现了当初的承诺:对学校的投入不断增加,教师的收入不断增加。在交谈过程中,我们还了解到学校有更长远的忧虑和谋划:公办教师下一轮涨了工资,运河怎么办?此是后话,按下不表。
      运河中学依法实施双向选择的用人机制,保证了水流的灵动和清澈。这里不唯学历,不重职称,更没有后门;根本的考量,就是绩效。运河的词典里,没有“超编”这个词汇。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人为空饷买单。能者上,平者让,庸者退,这是民办中学的不二法门。学校设立首席班主任和正教授级教师的职称,待遇优厚;但无论何人,只要符合条件,均可享受,且没有名额的限制。同时,研究生也好,名牌中学的骨干教师乃至特级教师也好,出不了成绩出校门。这似乎缺乏温情,但温情难以维系质量,市场也不青睐温情。
       这里似乎产生了一个悖论:几十年的经验和成功,怎么就应付不了一时的挑战?此所谓水无常形,兵无常势。曾经的辉煌,只能证明过去,不能证明现在,更不能证明将来,谁也不必为您过去的成果支付利息。我们看到运河中学的简介,有所谓“中慧生”的提法,我倒未敢认同——那么,是否还有“高慧生”、“低慧生”?不过,它毕竟反映了这一基本事实:运河截取了全市七万余名高中生的最后几百名,不乏“学困生”乃至“问题学生”。然而,高考的尺度是统一的,衡量教育的标准也几乎是唯一的——分数。因此,如何调教这些学生,实现不一样的精彩,本身就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习惯于教育“高慧生”的老师,如果不重新学习、作出调整,未必能趟过这段深浅未测的运河。但是,这并不是说,运河中学吸引不了真正的人才,颇有些地区名校的学科领军人物,交汇运河,春潮涌动,还起到了传帮带的作用,形成了老中青三个梯队的合理布局。
       运河中学还有个与众不同的提法,叫“三分教学,七分管理”。毋庸置疑,这里的不少学生,曾受到师长多少慷慨的批评,而又享受了多少吝啬的关注呢?    
董事长杨林峰说过:“细节决定成败。”作为学校的管理者,要练就一双鹰眼,练就一双鹰爪,然后运用多种积极的元素,开创和谐发展的新局面。
       举例来说,紧贴教育楼下的彩钢板自行车棚,历来是学校环卫的牛皮癣,几经整治,收效甚微。后来,校长亲自召开班主任现场会,明确责任,落实措施,并与班主任奖惩挂钩,一招制胜。从此,仍然是那一溜车棚,却成了一条蓝色的绸带。如果你浏览一下学校的奖惩条例,就不难发现:奖励重真金,处罚重面子。学校的报酬分配结构,大体有三驾马车构成,即工资,工作量,奖金。这是一种确保基线的动态的分配机制,跑得快,跑的远,拉的多,也拿得多。我们觉得,就学校工作责任体系而言,民办中学的体制似乎更具优势。
       一年一度的校运会,无疑是全体学生的盛大节日,但作为组织者,在开赛之前,还特意临时聘请医生为运动员一一体检,以策万全。区区小事,令人感叹:责任重如山,匠心细如丝啊。
      也就在这个运动会上,群情沸腾,喊声震天,笔者不经意间经过教学楼,见到高一精品班四位同学正专心致志的在做作业。我忍不住问:“谁叫你们做作业?”
      “我们自己。”
      “如果差不多了,操场去!”
      “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优良的校风,奋发向上的学习氛围,本身就是神奇的教育之鞭。
      我还听到几则简直匪夷所思的案例。有位学生在午睡时还在厕所磨蹭,将被校长逮住,他灵机一动,抓住一个拖把从容而去。这自然瞒不过身后的老师,却帮着学生“躲过一劫”,随即在他屁股上狠狠拧了一把。学生知错行不行?还要揪住辫子不放?教育有法,而无定法。那“狠狠的一把”,恐怕既是批评,又是激励;既是教师的“学生立场”,又是“代为之思”的教育方式。
      有一次,学生没擦黑板,还与任课老师顶牛。班主任走到教室,一言不发,没过分把钟,学生三下五除二,把黑板擦得干干净净。临走时,老师扔下八个字:“刚才不对,改了就好。”有些老师太爱循循善诱了,芥菜子的事,非得炒成巴斗大。蛙鸣一夜,何如鸡啼一声?
运河中学是诗教特色学校,教师的格律诗集《淡远百咏》就是校本教材。有一天,老师赴校途中偶得一绝,教以学生,随即擦去。意想不到的是,全班同学当即就能琅琅背诵,情境感人。诗曰:
      红玉佩高楼,蓝天铺彩绸。
      秋风如有意,快马报丰收。
      切近一点说,这是老师对党的十八大以来恢弘景象的艺术概括和衷心赞颂,也是诗词知识教学和师生情感的交流。语文课上这点小小的插曲,是否显得有点不一样?老师的积淀,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教育的源泉,“居高声自远,不是藉秋风。”
      作为老师,既要凌驾于学生之上,又要置身于学生之中。有天中午,老师走进餐厅,一位女生直呼其名:“某某兄。”我的天!学生正值“二八”芳龄,老师已届“耳顺”之年。在旁的学生家长报以会心的一笑。不消说,教师是一种职业,但如果仅仅把它看作一种谋生的手段,似乎失去了一点可贵的生活本身的情趣。没有爱就谈不上教育,而这种爱如果添加了艺术的趣味,生活的幽默,那么,她就成了天使。                                                              
      中学时期正是孩子主观感受与客观世界建立同一性的关键时期。无端的批评来自目光的短浅,庄重的空话来自心灵的枯竭,滔滔的学舌来自思想的贫乏。“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才是春天的旋律,运河的风采。
      我们并不否认人的天赋,并认为它具有物质的属性。但一元化的评价,使得素质教育举步维艰。而同质化的教育,省心,省力,只是,生命的生成理当千差万别,精彩纷呈。“棫朴乍人”,重在养育,重在因材施教,贵在从现在做起,从小事做起,逐步养成习惯,从而内化成学生的自觉意识和自主行为。
      作为一所民办中学,当然也不能不十分重视学习成绩。根据素质教育的基本精神,学校实施“文理科并举,音体美齐上”的办学方针。运河强调教师的“四干”精神,即肯干,苦干,能干,巧干。这并非文字游戏,以前也确实存在雇佣思想,临时观念。通过多年的激励和诱导,当前更注重能干、巧干,着力提高四十五分钟的效率;强调精耕细作,提高单位面积的产量。针对学生实际,学校总结了“低起点,小坡度,快节奏,多反复,高终点”的教学艺术,实施小班化的教育模式,贯彻分类推进的教育理念,面批全覆盖。至今,学校已经出了两本关于面批的论文集。经过多年的艰辛跋涉,运河中学有两组数字值得人们驻足把玩:2013年“小高考”一次性通过率为96%,本二达线率为24%。
      无锡市、区政府及教育部门领导,多次对运河中学给予热情的鼓励和有力的支持。北塘区陈锡明区长最近视察了运河中学,概括了十二字印象:“定位准,机制活,管理精,口碑好。”此语堪为的评。从运河中学的发展历程来看,可以窥视国家所颁布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将对中国的现代化教育产生革命性的影响,在不久的将来,人们会看到更为精彩壮丽的画卷。


-
---此帖由一行白鹭在2014-2-22 20:53:15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