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湖畔樱花潮         

 如一片片洁白的云彩从蓝天飘降,围护着美丽的潮汐湖,湖畔上千株樱树盛花怒放,在和煦的春风里摇曳。形成一种磅礴的的气势。蓝天,碧水,绿地与白樱、粉樱相互映衬,美不胜收。——这样的“樱花世界”并非出现在东瀛日本,而是在美国政治中心,处在东海岸的都市华盛顿。1912 年,日本向美国赠送了它的“国树”樱花苗木,其中一大批绿色使者就落户扎根在华盛顿城区中心的潮汐湖畔,年复一年,形成了如今的气候,使之成为规模仅次于东京上野的著名赏樱胜地。我们一行人来到华盛顿,正好是樱花盛开的时候,有幸赶上了华盛顿一年一度的樱花节。听导游介绍,樱花节现在已经成了华盛顿市民迎接春天的的节日,

每年春天的复活节前后,潮汐湖沿岸樱花盛开,蔚为壮观。华盛顿的樱花颜色以粉色白色的为,开起来是整棵树怒放,团花簇簇,在春风的摇曳中,轻盈、柔和,而一层层争艳的花蕾在万绿春色的相映下,多彩多姿、琳琅满目。樱潮涌动,可爱诱人,吸引着无数赏樱游客徜徉其间,为之陶醉。,树下走过的,有白发苍苍的老人,推着婴儿车的父母,奔跑的孩子,热恋的情侣……行走在白皮肤高鼻梁的人流中,我们见不到那种感落花而伤情的东亚情韵,樱花林中不时传出欢快的笑声。满树的樱花已经成了美国首都浪漫而美丽的象征。

华盛顿的赏樱区附近,就是华盛顿著名的纪念景区。潮汐湖畔樱花掩映的白色罗马神殿式圆拱形建筑,那是美国第三任总统杰克逊的纪念堂,再往西走,你会看到雄伟的方形建筑——林肯纪念堂,与之中轴线相对的是高达169米的华盛顿纪念碑。樱花树旁,坐落着美国历史上三位伟大的人物纪念建筑。这种布局,使赏花的民众同时缅怀他们的功绩。环潮汐湖的美丽樱花就像一个巨大的花环,敬献给美国历史上三位伟大的先躯。

登上林肯纪念堂的台阶,能找到马丁·路德·金当年演讲的地点,大理石台阶镌刻着“I have a  drem”的标记。1963 年春天美国黑人牧师马丁·路德·金和南方基督教领袖会议领导人在阿拉巴马州伯明翰领导了群众示威。抗议对黑人的种族歧视。1963年8月28日,群众示威行动在“华盛顿工作与自由游行”的运动过程中达到高潮,此次示威运动中有超过二十五万的抗议者聚集在华盛顿特区。就在这块…台阶上,他发表了“我有一个梦想”的著名演讲。林肯纪念堂底层设有马丁路德金纪念室,有张大照片展示了当年演讲时人潮如涌,群情激昂的情景。现在,站在这个台阶上四望,虽没有当年的人潮,但能远眺烂漫的樱花潮。它们冲寒怒放。让人感到不可阻挡的春天的活力。51年后的今天,马丁·路德·金的梦想有的已经实现。1986年,美国政府将每年1月的第三个星期一定为马丁·路德·金全国纪念日。1987年,他的诞生日被联合国定为纪念日。

林肯纪念堂前广场两边,对称坐落着是越战纪念碑和韩战纪念碑。这两场战争是20世纪美国参与的付出沉重代价的战争。战场竟然都紧邻中国,主要对手竟然都是中国。越战纪念碑由用黑色花岗岩砌成的长500英尺的V字型碑体构成,用于纪念越战时期服役于越南期间战死的美国士兵和将官,闪闪生辉的黑色大理石墙上依每个人战死的日期为序,刻划着美军57000多名1959年至1975年间在越南战争中阵亡者的名字。V型的碑体向两个方向各伸出200英尺,分别指向林肯纪念堂和华盛顿纪念碑,韩战纪念碑,准确地说,是一个小小的纪念园区,园区内有19个与真人尺度相仿的美国军人雕塑群。这些雕塑被拉成散兵线,撒开在一片长满青草的开阔地上,搜索前进。他们头戴钢盔,持枪驱前,表情复杂。这是一群普通士兵,是韩战中无数美国大兵的的缩影。旁边也有一座黑色的纪念墙。在这座墙上,隐现着浅浅蚀刻的许多士兵的脸部,据说是根据韩战新闻照片中美军各个兵种的无名士兵的真人形象刻录的。纪念墙的花岗岩是磨光的,开阔地的塑像群因此而映射在墙上。随著人们的脚步移动,两组形象便流动地,互为背景地融合在一起。让人们仿佛置身战场,再次领略到战争的残酷。“韩战”“越战”,我们中国称之为“抗美援朝”与“抗美援越”,当战火延烧到家门口,保家卫国,反抗侵略,理所当然。为此,中国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现在,随着国际的交流与沟通,人们对历史的反思更深刻全面。中美两国都已把合作共赢作为重要的国策。落花不是无情物,年年花潮年年新。这里没有成片的樱花林,樱花树与其他绿树夹杂而植,它们枝茂花盛,毫不逊色于湖边的同伴。风吹花落,粉白色的花瓣飘落在黑色的碑石上。表达对生命的祭奠……

樱花时节,行走在潮汐湖胖,参观华盛顿特区的纪念景观,观赏美丽的自然风情,也了解到深厚的人文历史。烂漫樱花是美国许多历史事件的见证物。人们赏花踏青,瞻仰先贤,反思历史。迎接新春的到来。这让我们来自来自异国的游客大长见识。后游的朋友如果到华盛顿,不要错过观赏这樱潮奇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