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夜我要认你作父亲
   ——倾听马头琴
  
  今夜我要认你作父亲
  亲爱的老人 你肯定流过血
  因为仇杀 逃亡 报复
  因为我的出生
  
  破烂的衣袍闪耀肮脏的余晖
  黑暗就要来临
  你举头闭目
  把灵魂越铺越远
  
  颤抖的琴弓落泪纷纷啊
  牛羊不动 百草低伏
  推过去百年往事
  拉过来千里阵云
  
  哦 忧伤的老父亲
  我就打马归来
  抱着我心爱的女子
  来拭去你浑浊的泪滴
  
  明明是我想拥抱你啊
  却忍不住跪在你膝下
  恸哭于你一声喜悦的叹息:
  孩子 你终于回来了
  
                     2005.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