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章钜(1775-1849),清文学家。字闳中,一字茝林,晚号退庵,福建长乐人。嘉庆进士,官至江苏巡抚。综览群书,熟于掌故。喜作笔记小说。也能诗。著作颇多,有《文选旁证》、《制义丛话》、《浪迹丛谈》、《称谓录》、《归田琐记》、《藤花吟馆诗钞》等。梁在楹联创作、研究方面的贡献颇丰,乃楹联学开山之祖。其楹联著述有《楹联丛话》、《楹联续话》、《楹联三话》、《楹联剩话》、《巧对录》等,许多名胜楹联及历代流传的巧联妙对,得其赖以保存至今。

 一。楹联创作

   题独秀峰五咏堂

    户外一峰秀
    窗前万木低
 

这是梁章钜题广西桂林独秀峰五咏堂的集联,上联句典出孟浩然《题义公禅房》诗,赞叹独秀峰拔地而起,气势不凡;下联句见出张谓《同诸公游云公寺》诗,描述万木峥嵘,葱茏一片。上下联如一人手笔所出。
 

题荆州署厅
    政惟求于民便
    事皆可与人言

 

上联基于“民本”思想,要求居官治政,惟一追求的就是能够使“民便”,使百姓安居乐业。下联言襟怀坦白,光明磊落,才会像司马光所说那样“末尝有不可对人言者”。此联表明了作者为官施政的进步观点,放到今天来读也仍有裨益。
 

自题
    闲看秋水心无事
    静听天和兴自浓
 

本联为集句联。上联出唐·皇甫冉《秋日东郊作》诗:“闲看秋水心无事,卧对寒松手自栽。”下联出刘刘禹锡《和仆射牛相公见示长句》诗:“静得天和兴自浓,不缘宦室达性灵慵。”两诗融合无间,坦荡旷达,宁静如水。随娱静生欣,静听可观老,难得在梁章钜作品中看到其自题联。
 

集东坡句赠余应松赴任
    劝子勿为官所腐
    知君欲以诗相磨
 

此联上联是苏轼贺刘发得官时的告诫之诗句,下联是苏轼唱和张近的诗句。余应松即余小霞,是梁章钜知交好友,梁每完成一卷楹联话稿必将寄送余小霞先过目,而余小霞亦多次为梁章钜寄来搜集的联语。联语上片劝勉洁身自律,下片推心置腹还是以诗相交。此赠切时切人切当下心境。
 

赠林则徐
    帝倚以为股肱耳目
    民望之若父母神明
 

林则徐也是梁章钜的好友至交兼同窗两年,非常推崇林则徐的虎门禁烟,后林则徐被贬新疆伊犁,梁章钜坚持了其禁烟方略,与外国势力斗争。此一联表达了梁章钜对林则徐的推崇与敬佩。
 

集宋诗题沧浪亭
    清风明月本无价
    近水远山皆有情
 

上联摘自欧阳修《沧浪亭》诗:“清风明月本无价”句。下联摘自苏舜钦的《过苏州》诗:“绿杨白鹭俱自得,近水远山皆有情。梁章钜将此两句集成一联,如同出己手笔,工丽无比,一字千金。
 

题扬州平山堂
    高视两三州,何论二分月色
    旷观八百载,难忘六一风流
 

此为梁章钜于道光二十二(1842)年重游扬州平山堂所作,极为阮元所赏。上联取王安石诗“一堂高视两三州”及徐凝诗“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运化而成;下联咏平山堂历史,平山堂系北宋文学家欧阳修知扬州时所建,六一居士为欧阳修自号。堂至作联时已历八百载。上下联属对工稳。关于此联梁章钜的《浪迹丛谈》还有则联话:“谢椒石同年嘲之曰:“联句实佳,然二十二字中用数目字多至七八,非古人所讥卜算子乎?”余笑置之。扬州名胜以平山堂为最著。平山堂诗以王荆公“一堂高视两三州”一律为最佳。平山堂楹联以伊墨卿太守“隔江诸山”十字为最壮。”
 

题南京小仓山房
    不作公卿,非无福命都缘懒
    难成仙佛,为爱文章又恋花
 

在数十年的官宦生涯中,梁章钜一直幻想扮演一位“清客”的角色。他认为做“清客”的本领,应当是《归田琐记·清客十字令》:“一笔好字不错;二等才情不露;三斤酒量不吐;四季衣服不当;五子围棋不悔;六出昆曲不推;七字歪诗不迟;八字马吊不查;九品头衔不选;十分和气不俗。”但这种宿愿直到他晚年病退闲居后才得以实现。另有说此联为袁枚所作,有待史考。
 

题福建黄巷全闽诗钞楼
    藏名诗酒间,竹屋纸窗清不俗
    养拙江湖外,风台月榭俏无言
 

黄巷在福州三坊七巷,源自晋代黄元方,为八姓衣冠入闽始祖之一。梁章钜《楹联丛话》记载:“百一峰阁之左有楼三楹,余辑《全闽诗钞》于此,因以为楼额。其联则集前人句云:“藏名诗酒间,竹屋纸窗清不俗;养拙江湖外,风台月榭悄无言。”全联格调风雅,极富诗家品味,于澹泊宁静之中,可见文人风度。
 

题苏州白公祠
    讽谕岂无因,乐府正声熟人口
    行藏何足辨,名山大业定生前
 

上联的“讽谕”指的是白居易的“讽谕诗”,即新乐府之篇章。此联对白居易的诗歌和为人,作了简明而洽切的概括。也体现了其撰联切事切人的风格。
 

题福州黄巷藤花吟馆
    有客醉,无客睡,福简简吁可愧
    长歌粗,短歌疏,诗平平聊自娱
 

上联自嘲,下联自谦。上联写辞官后“老无所事”,整日“客来醉,客去睡”,但作者并没有因为脱离了官场便感到一身轻松。下联“论学粗,论政疏”,表面看是自谦之语,也有一丝隐约的愤青。联中上下联各自用韵,也是此联的一大特色。
 

题桂林独秀峰五咏堂
    得地领群峰,目极舜洞尧山而外
    登堂怀往哲,人在鸿轩凤举之中
 

“舜洞”,在桂林市北虞山西麓。“尧山”,在桂林市东郊。“鸿轩凤举”,语出《五君咏"向常侍》:“交吕既鸿轩,攀嵇亦凤举。“舜洞尧山”对“鸿轩凤举”用当句自对,相当漂亮。联语怀古思贤,用语极雅,情景交融。
 

题西岳庙,位于华山下岳镇东端
    鸳瓦贴云霄,俯挹明星兼玉女
    虎贲卧庭庑,犹强周柏与秦松
 

此联也集中体现了其工雅切的创作标准,“鸳瓦”和“虎贲”,“明星”和“玉女”、“周柏”和“秦松”的当句自对也很漂亮。
 

题福建长乐三峰塔寺,位于长乐吴航镇南山
    平地起楼台,恰双塔雄标,三山秀拱
    披襟坐霄汉,看中天霞起,大海澜回
 

此联依然对仗工稳,如铁铸,写出了塔的雄伟与高拔。此联另一层深寓意是隐含梁章钜的怀抱,其曾言“客有诵此联,决余必当复出者。”后来果然再次复出,可见梁章钜对自己此联的自负。初读此联时,竟想起了俞樾的“襟上酒痕,袖中诗本”来,或许俞樾的对仗师从此处也不一定。最早运用四字章法句中自对的是阮元,此为外谈。
 

题兰州清泉寺
    佛地本无边,看排闼层层,紫塞千峰平槛立
    清泉不能浊,喜出山滚滚,黄河九曲抱城来
 

五泉山,在甘肃兰州,因有惠泉、甘露泉、掬月泉、摸子泉、蒙泉五眼泉水而得名。此联集中体现了其工雅切的创作标准,全联对句极为工稳,讲究文采,其如以“佛地”对“清泉”、“层层”对“滚滚”、“紫塞”对“黄河”、“千峰”对“九曲”,皆为工对而不缺乏豪气。“平槛立”与“抱城联”如平面与立体的交汇图,仿佛身临其境。
 

题常熟草圣祠,今已不存,祠张旭  
    书道入神明,落纸云烟,今古竟传八法
    酒狂称圣草,满堂风雨,岁时宜奠三杯
 

这是梁章钜为江苏常熟草圣祠写的对联(《楹联续话》卷一)。唐张旭曾为常熟县尉,善草书,嗜酒,每大醉呼叫狂走,乃下笔,世称"草圣"。八法典出“相传,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用几年的时间,专门写“永”字。他认为,这个字具备楷书的八法,写好“永”字,所有的字都能写好。”三杯句出杜甫《饮中八仙歌》:“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项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此联将张旭的书酒风格写活了。如见其人,如观其字。
 

赠林则徐
    麟阁待劳臣,最难西域生还,万倾开荒成伟绩
    凤池诏令子,喜听东山复起,一门济美报清时
 

此副楹联是林则徐被谪戍新疆,后得诏复出时,梁章钜所赠。林、梁皆福建人,一生友谊甚深。林氏被谪,国人愤恨,梁氏更甚。今官复原职,梁氏喜出望外。联语情真意切,溢于言表。
 

题福州黄巷旧居 
    庭余嘉荫室,有藏书天下,事随处而安,即此是雕梁画栋
    卜得芳邻居,成美境田舍,翁问心已足,漫言应列鼎鸣钟
 

1832年,梁章钜第一次因病辞官居福州黄巷黄楼时,当年即着手:“修葺宅右小楼,榜曰黄楼。”他以一个文化人的诗心画意修葺黄楼,在花厅里增添了亭台楼榭假山鱼池。还在假山上修建别致的半边亭。次年又“修葺宅左小园,榜曰东园,分为十二景,有诗纪之”。在福州养病三年,梁章钜为黄楼写下了此联。上联指有养老之所,还有藏书可读,知足常乐。下联指隐逸心态,不复问朝廷之事。整联透出闲逸二字。
 

题江苏省扬州平山堂
    几堆江上画图山,繁华自昔,试看奢如大业,令人讪笑、令人悲凉。应有些逸兴雅怀,才领得廿四桥头,箫声月色
    一派竹西歌吹路,传颂于今,必须才似庐陵,方可遨游、方可啸咏。切莫把秾花浊酒,便当了六一翁后,余韵流风
 

上联以历史的眼光评论往昔。大业年间,隋炀帝三下扬州,穷奢极欲,引发国破家亡,让人感到几分悲凉。往事可堪追鉴,但扬州确实是美的,杜牧的“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萧”流传后世,不过要真正领略扬州的美,那就要有旷逸的胸襟和高雅的情怀。下联以杜牧“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诗句化出,“庐陵”,即欧阳修,谓游人到此要有欧阳修的才情,才可领略真正的风流,而不是“秾花浊酒”,大煞风景。此联词句典雅,意味隽永,是梁章钜作品中唯一的长联之作。
    以上的楹联作品,大部分至今悬挂在各地的胜迹中,由此不难看出梁章钜的楹联创作水平是相当高超的,其创作以“工雅切”为基准,工指对仗格律,雅指文辞意境,切指时地人事。另梁章钜擅长集句,还有集汉碑字贴成联。其还擅长制作挽联,可谓雅切。清末宋滋为朱应镐《楹联新话》作序,其中有云:“先是梁茞中丞集古今楹帖为一书,略加评论,命曰《楹联丛话》,中多钜公佳制,以故不胫而走,海内继是作者益夥。”还有其以后的诸家联话都有对梁章钜楹联作品的推崇与引用。
 

二。楹联鉴赏
    梁章钜不仅在创作上遵循了自己的工雅切标准,还把此作为鉴赏其他方家作品的标准。如梁章钜谓“梁山舟学士最工为寿联,得之者无不乐其雅切”。如梁章钜评:“林少穆督部工为楹帖,而于挽词尤能曲折如意,各肖其人。”如《楹联丛话》里闻有集前人句题酒家楼者云:“劝君更尽一杯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可谓工绝。翻阅一些网络资料,傅小松所作探讨的《梁氏楹联美学》亦颇符合梁章钜的楹联鉴赏观点。兹引用其论文一段观点:“梁氏论楹联美学风格,以“切”为内容起点,除上述警切、典切、雅切三品外,又有“激昂”、“壮丽”、“阔大”、“沉着”、“蕴藉”、“质实”、“庄重”、“奇伟”“大方”、“隽永”、“柔丽”、“凄婉”、“超脱”、“天然”诸品。”。至于例子则不作多举,大家可以自己翻阅梁章钜的《楹联丛话》领略之。
 

 三。楹联研究
    世人称呼梁章钜之所以为楹联大家,最主要的是梁章钜在楹联研究领域的巨大贡献,开创了联话体风格,并撰写了《楹联丛话系列》共12卷。梁章钜在广西巡抚兼署学政任上,花两年公余时间完成了这部巨著。他从1838年开始编辑,1840年完稿,并刊刻。接着还写了《楹联续话》、《楹联三话》、《楹联四话》、《巧对录》。“诹取八方,稿凡三易,每联辄手叙其所缘起,附以品题,判若列眉,了如指掌……一为创局,顿成巨观。”----摘自陈继昌为《楹联丛话》作序。
    梁章钜《楹联丛话》的研究条件有哪些?
    1.是受书香世家良好氛围的熏陶。梁章钜生长在明清以来“书香世业”之家。这个称谓出自纪昀(纪晓岚)督学福建时。有福州梁家自明以来,虽家境拮据而不废诗书,连续十四世出秀才。1764年,纪晓岚主持科试,五十多岁的梁章钜祖父梁天池率领四个儿子同赴科场,令纪晓岚大为感动,称赞梁家是:“闽中巾卷世家,以长乐梁氏为第一。”并手制“书香世业”之匾额予以表彰。梁章钜的父亲名叫梁赞图,喜诗词楹联。曾自题联曰:“谦卦六爻皆吉;恕字终身可行。”同时赠联给儿子:“非关因果方为善;不计科名始读书。”父亲的这个雅好传给了梁章钜。
    2. 是清代对联发展鼎盛时期大背景的必然。这一时期由于康熙、乾隆、雍正三朝的万岁庆寿活动络绎不绝,各地征联献联活动如火如荼,一时间人物荟萃,佳作连连,极大地推动了对联这种文学形式的兴盛繁荣。“天章稠叠,不啻云烂星陈”,“楹联之富,殆无有美富于此时者。”(《楹联丛话》自序)在这样一个社会背景下,对这种对联热潮现象进行研究,对佳联杰作进行搜集整理,对楹联理论与创作问题进行探索,在此基础上一些关于对联的专门著作的面世发行,也就自然而然地应运而生。
  3是其丰富的人生阅历。梁章钜乾隆五十九年(1794)中举人,嘉庆七年(1802)成进士。曾任礼部理事,充军机章京,升用员外郎,授湖北荆州府知府。道光年间,历官江苏、山东、江西按察使,江苏、甘肃布政使,广西巡抚,前后五任江苏巡抚,兼署两江总督等职,道光二十二年(1842)正月因病辞官,此后即闲居家中,专事著述。在这期间,梁章钜除了作为本分的政务,有闲暇就是游历观瞻所任之处的风景名胜并题诗写联。正如作者在《楹联续话》序中所云:“流连胜地,避逅名流,所见所闻,辄有埤益。因复条举而件系之……”
    4.是朋友的搜罗和寄联者的热情。如其朋友余小霞为其搜罗,如各地的方家名流都纷纷通过邮筒寄之联作。“忆在桂林时,每得一联,辄与陈莲史、余小霞、陈海霞、桂舫诸君子赏析之。付梓时,又得小霞专任校字之役,故成书不觉其难。”--《楹联续话》序。
    梁章钜《楹联丛话》的深远影响有哪些?
    1.是搜集保存了大量历代联作。梁章钜“钞纂楹联,附以记述”。全书中,上起宋代,下迄清中叶,他广泛搜辑了大量资料,初步统计,涉及联家、联人数百,作品逾万。这对于保存我国楹联艺术遗产,意义是十分重大的。
    2.是集中保存了大量的联史资料。《楹联丛话》是以“联话”的形式辑录联语的,即简要叙述联语的出处及产生的有关背景、细节,即所谓“本事”。
    3.是保存记载了许多的对联文献资料。《楹联丛话》所辑联语,其来源有多种,除了亲见亲闻、亲历亲撰之外,主要渠道就是各类书籍资料,包括笔记、野史、杂著等。这样《楹联丛话》就无意中为后人提供了一批于研究对联颇有价值的原始文献。如《蜀梼杌》、《墨庄漫录》、《困学纪闻》、《濯缨亭笔记》、《七修类稿》、《归田录》、《对类》、《池北偶谈》、《坚瓠集》、《吴下谚联》等等。
    4.是初步建立了楹联分类体系。梁章钜是最早提出楹联分类的人。他把楹联分为十大类,即故事、应制、庙祀、廨宇、胜迹、格言、佳话、挽词、集句、杂缀。
    5.是初步涉及了楹联美学、理论的一些方面。梁章钜由此提出了自己的工雅切楹联鉴赏观点。
    6.是开创了联话这种文学研究形式。梁氏之后,各种“联话”创作遂蓬勃兴起,从晚清至民国现当代,迄今络绎不绝。比较著名的有:清末丹徒十二丈的《楹联剩话》、朱应镐的《楹联新话》、赵曾望的《江南赵氏楹联丛话》。民国时期联话更多,主要有吴恭亨的《对联话》、陈方镛的《楹联新话》、陈清初的《悔园联话》、金涛的《秋海棠馆联话》、窦镇的《师竹庐联话》等。当代联话著作,则可推张伯驹的《素月楼联话》、刘隆民的《龙眠联话》、《龙眠联话续编》、梁羽生的《古今联话》等等。
    纵观之,梁章钜《楹联丛话》汇古今佳联于一书,风靡海内,提高了楹联的地位,扩大了楹联的影响,为后人学联提供了一个绝佳模本,因而推动了楹联创作的繁荣发展。而梁章钜的一生正好可以用其乡贤王叔兰贺梁章钜七十寿联作为总结: 
 

二十举乡,三十登第,四十还朝,五十出守,六十开府,七十归田,须知此后逍遥,一代福人多遐日;
    简如格言,详如随笔,博如旁证,精如选学,巧如联话,富如诗集,略数平生著述,千秋大业擅名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