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时雨(1818-1885),字慰农,又字澍生,号桑根老人,安徽全椒人。清咸丰进士,做过嘉兴、嘉善知县和杭州知府。后主讲杭州崇文书院、江宁尊经书院和惜阴书院。著有《藤香馆诗删》等,楹联多收于《藤香馆小品》、《扫叶山房丛钞》中。

 

一。谁识春风怀梦草
    淸·黄钧宰齐天乐其四题薛慰农《香草闲情冊子》词云“锦囊旧有伤春句,东风更传情语。远翠烟橫,落红云衬,隐约芳魂无数。风怀自许,怕冷豔幽香,蛾眉爭妬,风讯匆匆,尘寰谁解这情绪。枝头乍听杜宇,觅中山美酒,一醉千古。蕙质含愁,兰心郁怨,禁得几回风雨。伊人何处,愿遙寄相思,同伤迟暮,珍惜馀芳,春来休撷取。” 《香草闲情冊子》即指薛时雨的诗词和楹联,从此阙词可以看出黄对薛时雨文学水平的评价,极为风雅之人。清·蒋敦复芬陀利室词话卷二有专门评析薛诗雨的词作,引语如后“朋辈中秦次游、应敏斋两司马,皆为余言,全椒薛慰农明府,以名进士出宰百里,有古循吏风,爱才下士,至如归。今于同人词选中,得西湖橹唱,读之天骨开张,具见风力,非尘俗吏也。佳篇名作,当不止此。”评论家秦湘叶评价他的诗词“如西湖山水清而华秀而苍,往往引人人胜,趋向固不外白苏一二家,而伤时感事之作沉郁顿挫且骏骏乎入杜陵之室……”兹录几首薛时雨诗词如下:
 

西岩杂咏同赵季梅教授·翠微亭
    清凉名胜地,空翠锁郊坰。
    一线江光白,万家烟火青。
    废兴更八代,寂寞此孤亭。
    欲共山僧话,松关入暮扃。
 

莫愁湖重阳千龄雅集(同治辛未)全椒薛慰农观察(时雨)和云:
    湖波潋滟酒船宽,合醵相寻故旧欢。
    人乐久生良日月,地宜高会盛衣冠。
    郦泉青泛鸠扶醉,皋露清沾鹤耐寒。
    江左风流追洛下,耆英重向画图看。

 

浣溪沙·舟泊东流
    一幅云蓝一叶舟,隔江山色镜中收。夕阳芳草满汀洲。
    客里莺花繁似锦,春来情思腻于油。兰桡扶梦驻东流。
 

减字木兰花
    扬州小杜。十里珠帘空觅句。叶已成阴。孤负寻春一片心。
    宵凉梦杳。月影苍凉星影小。不怨嫦娥。只怪瑶台风露多。
 

临江仙·大风雨,过马当山
    雨骤风驰帆似舞,一舟轻度溪湾。人家临水有无间。江豚吹浪立,沙鸟得鱼闲。
    绝代才人天亦喜,借他只手回澜。而今无复旧词坛。马当山下路,空见野云还。
 

二。醉翁亭坐一知己
    薛时雨十分热爱家乡,年轻时经常到琅琊山赏景作诗,写下了许多楹联诗词,尤其是对琅琊山的醉翁亭情有独钟。他曾说道“滁之有醉翁、丰乐二亭,如人之有眉目,剔目矐眉而其人不全。”这位咸丰三年进士,杭州知府任上乞休归来的全椒乡贤,晚年耗费了十年的时光于分别主持了醉翁亭、丰乐亭的重修,对醉翁亭、丰乐亭之于滁州的理解可谓醍醐灌顶。据琅琊山志记载,他在此留下四副楹联作品,并为醉翁亭大门书写了“山行六七里亭影不孤;翁去八百载醉乡犹在”的墨迹。
 

琅琊寺山门联
    愿将山色共生佛;
    修到梅花伴醉翁。
 

此联表达了薛时雨对家山的无比热爱,可谓醉翁知己,文人风骨。薛时雨曾《重建醉翁亭碑记》中写道幼读东坡诗云:“醉翁行乐处,草木亦可敬。”
 

意在亭联
    同洛社遗风,杯渡轻便增酒趣;
    仿山阴雅集,波纹曲折像文心。
 

此联意取“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写的是曲水流觞,谈诗论赋。在此境中自然”醒来欲少胸无累; 醉后心闲梦亦清。”
 

影香亭联
    踞石而饮,扣槃而歌,最难得梅边清福;
    环山不孤,让泉不冷,何须恋湖上风光。
 

醉翁亭旁的这副写景联,上联记述欧阳修当年在山石之上饮酒而歌,在梅花簇簇之中享受着大自然熏陶的欢娱情景;下联写出琅琊山地势风貌,又表达了“人生处处有青山”的感慨,读后使人顿开胸臆,产生一种奋发向上的激情。
 

醉翁亭联
  翁昔醉吟时,想溪山入画,禽鸟亲人,一官迁谪何妨,把酒临风,只范希文素心可证;
  我来凭眺处,怅琴操无声,梅魂不返,十亩篙莱重辟,扪碑剔藓,幸苏子瞻墨迹长存。
 

这幅长联,抚今追昔,涵盖广泛,深深的遗憾中饱含着庆幸。上联以欧阳修比肩范仲淹为感,表达了欧公“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人生境界,同时又有以民为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人生追求。下联说欧阳修离去40多年以后,《醉翁亭记》碑刻的磨损日益增加。于是作为他的学生,当时在颍州做知州的苏轼,用书法写下了《醉翁亭记》、《丰乐亭记》留存于世。此联格调固高,皆因人物清名,而薛时雨的从政生涯也是以欧范苏为榜样,隐有自喻。
 

三。还从宽处保廉隅
    品读近人所写的薛时雨小传“咸丰三年(1853年),薛时雨与仲兄春黎同科登进士第,传为佳话。分发浙江,任嘉兴县知县,即遇难题。恰逢大旱,一面是遭难的灾民,一面是催赋的严檄。薛时雨不顾朝廷的催檄,同情农民的苦难,毅然免去了他们的征赋。触怒朝廷,于是解任;百姓拥护,却仁闻大起。后又任嘉善县令,终日坐堂,处理积案,解决狱讼。数月后,几几无讼。年46时,由邑令擢知杭州。薛时雨为官十余载,卓有政绩。但是,可能时逢战乱,亦可能是洞察官场争斗之卑劣,视忌者日众,48岁时却毅然称病辞官,执掌文教,退任杭州崇文书院山长。”从此段话看出薛时雨为政清廉,关心民生疾苦。他曾在自己的小品文中写道:“其实囊无买山钱不能归也”,指的就是因为自己为官清廉,没有多余的银两置田舍安度晚年而由衷地感叹。
  薛诗雨任杭州知府时曾写了四副府署联,以第四联为最佳。
 

受一文分外钱,远报儿孙近报身;
    做半点亏心事,幽有鬼神明有天。
 

铁面无私,凡涉科场,亲戚年家须谅我;
    镜心普照,但凭文字,平奇浓谈不冤渠。
 

太傅佛,内翰仙,功德在民,宦迹胡承私向往;
    道州诗,监门画,疮痍满地,虚堂危坐独彷徨。
 

为政戒贪,贪利贪,贪名亦贪,勿骛声华忘政事;
    养廉惟俭,俭已俭,俭人非俭,还从宽处保廉隅。
 

此联写了两个字,上联是一个“贪”字,贪名贪利贪钱贪色,当官的不戒掉这些,是谈不上当好官的;下联是一个“俭”字,要清廉,要从自已做起,要人俭朴,必须自已先俭朴,当官要保持自已清白的名声。 此一副联即使是现在也是为官之座右铭,具有警省作用。吴恭亨对联话中论及此联“衙署对联最忌板滞语、谀颂语及了无身分枯寂禅语与一切语录中陈语。又衙署联能作规劝道德语,却为正宗。”薛时雨题杭州云栖寺联也很耐人寻味。联曰:“到此方知官是梦;前身安见我非僧。”这也是其淡泊名利、清心寡欲心境的自然表露。
    另一则文学诗话也说明薛时雨对民生的关注----秦淮河由于战乱已经失去了往日的一切。曾国藩下令修复,以恢复旧日的歌舞升平。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荃继任两江总督后,下令禁娼。薛时雨先生有诗写道:“六朝金粉久荒凉,才有生机上缘杨。修到秦淮风月长,岂宜飞牒捉鸳鸯。”曾国荃看到这首诗后,一笑了之。 新编古春风楼琐记第拾肆集人物也记载薛时雨不忘贫贱,大济穷人。
 

四。数亩藤花落古香
    薛时雨很向往自由惬意的隐居生活,在他的联作中屡屡流露出这种情怀。如题赠人联“卜邻喜近清凉宅;与客同参文字禅。”如题金陵杨氏园暄谷联云“花坞藏春,竹炉暖酒;红罗宴客,白纻徵歌。又题水流云在堂联云“鱼鸟清闲,作潦濮间想;竹石奇古,如魏晋时人。”如自题门联“两浙东西,十年薄宦;大江南北,一个闲人。”薛时雨退休后筑藤香馆,他给自己的作品集命名为《藤香馆小品》,并在卷上序言写到“楹联小道也,应酬之作,无当学问。友人杨晓岚文学代为掇拾,敝帚不自珍而人珍之,可感亦可愧。已掇拾既多粗为编次列入藤香馆小品。”由此可见其风雅的一面。藤香馆有三联兹录如下小品。
 

自题藤香馆大门联
    自探典籍忘名利
    未有涓埃答圣朝
 

薛时雨退休后筑藤香馆,落成之日,自题楹联。此联见文人心,有儒士骨。
 

藤香馆书舍联
    不著衣冠,门前久谢乘轩客
    只谈农圃,月下欣闻打稻声
 

此联是薛时雨退休后最想要过的生活,充满生活气息,不问俗世红尘。
 

藤香馆厅事联
    杜陵广厦构胸中,白首无成,空自许身稷契
    庾信小园营乱后,青山依旧,聊堪匿迹巢壶
 

此联写出了抱负未展隐居一隅的心事,所用典故切而稳。
    此后薛时雨还筑薛庐隐居,也有留下联作。一为“白下富莺花,旁人错比谢安石;青山狎猿鸟,此地曾栖雷仲伧。”一为“白社论交,留此间香火因缘,割半壁栖霞,暂归结十六年尘梦;  青山有约,期他日烟云供养,挈一肩行李,重来听百八杵钟声。”均可见雅人风度,其学生有多篇小记描写薛庐之美。薛庐近乌龙潭,风景殊美,别具特色。江苏巡抚陶澍夜游乌龙潭,曾陶醉地感叹:“乌龙美景,秀色可餐!”学者魏源说得俏皮:“有此妙处,何必西湖。”  
 

五。桨声灯影人依旧
    南京文坛,有一段佳话,颇能表现薛时雨的才情。一是秦淮河畔为赵观察的河厅题匾:停艇听笛。此四字,表面看来贴切高雅。河厅对岸不远处即是古邀笛步,令人缅想东晋桓伊为王徽之吹笛的故事。而今为吹笛而停艇,笛声何等美妙,河厅主人又何等高雅!再细读之,四字又恰合古音调之平上去入四声,真正妙不可言!薛时雨在此留下了许多好的佳联墨迹。
 

题江苏省秦淮河畔杨氏寓园
    置酒常招乌帽客;
    到门先认马缨花。
 

金陵杨氏园有合欢花二株,高出屋檐殆百年物。所以联众才有此说。
 

题江苏秦淮河畔停云小榭
    一曲后庭花,夜泊消魂,客是三生杜牧;
    半边旧时月,女墙怀古,我为前度刘郎。
 

此联引用诗意,典故也切。
 

题江苏省秦淮河畔林氏水阁
    寻江令宅访段侯家,流水声中六朝如梦;
    赌太傅棋弄野王笛,夕阳栏外双桨徐停。
 

此句式新奇,读来却流畅,文辞也雅正。写出王侯之家的纸醉金迷生活。
 

题江苏省秦淮河畔杨氏寓园
    王谢旧乌衣,乔木犹存,大好楼台欣得主;
    邢隋今白地,名园无几,来游士女任看花。
 

此联比较淡雅些,迎合了园主的心态。
 

题秦淮杨氏停艇听笛水阁联
    六朝金粉,十里笙歌,裙屐昔年游,最难忘北海豪情、西园雅集;
    九曲清波,一帘梦影,楼台依旧好,且消受东山丝竹、南部烟花。
 

六朝建都南京,秦淮河两岸成了繁华之地。上岸歌楼伎馆林立,历代风流名士常涉足其间。
    此联写的正是这种情景。如照相机摄影一般,把秦淮风月写得有声有色。有一定史料价值,也有艺术价值。
    在秦淮河畔,还有一则关于薛时雨的文坛佳话。他曾受邀为秦淮伎家题写堂名,在推辞不得的情况下,一挥而就“因受”二字,便掷笔而去。“因受”二字,字面意思甚佳,有劝人享受、及时行乐之意。伎家大喜,制匾高悬。某日,一达官见之,问何人题写,答薛时雨山长。达官大笑,问之,乃知“因受”者讥讽伎人多是虚情假意、“恩愛(爱之繁体)”无心之人也。由此可见其风趣。
 

六。把盏不惊双鬓雪
    陈方镛《楹联新话》:薛慰农……所撰联语小品,亦脍炙人口。薛慰农就是薛时雨。而薛时雨的弟子张謇在日记中写道“当世称儒林者必曰俞先生(指俞樾),……今海内岿然,独师与俞先生两人”,可见薛时雨的才华学识与俞樾不相仲伯。薛时雨题赠挽联的水平不逊于俞樾。寿徐某联”樱笋开筵,娱君以叶子戏;芝兰绕膝,先我周花甲年。”朱应镐注:徐好手谈,长观察一岁。此联契合。寿可曾禅师联“参最上乘,得无量寿;分九华脉,为六朝僧。”此联稳妥。再小品几则。
 

赠马少原联
    作诸侯客,现宰官身,湖海话游踪,最难忘东浙题诗,金堤折柳;
    筑三休亭,结五老会,乡园娱晚福,好消受钟山盐水,白下莺花。
 

四四句式,不拖沓,文清自然流露。
 

挽伯兄薛艺农联
    仲无儿,叔无儿,弟有儿,兄转无儿,庭诰分承,忍见诸孤称降服;
    侄长逝,嫂长逝,孙夭逝,祖旋长逝,家门太蹇,可怜后死最伤心。
 

联中悲痛之情道来不忍再读。
 

挽何栻联
    翰墨中人,诗酒中人,江山花月中人,薄宦岂能羁,平生摆脱风尘,逸兴豪情,跨鹤占维扬胜景;
    文苑一传,循吏一传,货殖游侠一传,通才无不可,夙昔服膺师训,感恩知己,骑鲸作上相先驱。
 

薛时雨自注:太守(指何栻)为曾文正公门下士,任侠,善诗文。罢官后治盐于扬州,先文正数日而卒。切性情,得知己,一气呵成之作。
 

金陵莫愁湖中山王(徐达)胜棋楼暨曾国藩像联
    出西州门迤逦而来,见桑麻遍野,花柳成蹊,十万户重睹升平,遗爱难忘,白首黄童齐下泪
    与中山王后先相望,幸湖水波恬,石城烽静,五百载允符运会,大名并峙,衮衣赤舄更图形
 

此联足见薛对曾的敬仰之情,薛在曾手下当过幕僚,所以对曾之理解亦比别人多一分。
 

赠刘省三爵帅联
    应运毓劳臣,未冠从军,已冠登坛,起淮南,清皖北,纵横于吴楚宋郑齐鲁燕赵之交,以西窥秦陇,陈必善,战必克,彤矢分封,顺昌旗帜照行间,懿铄哉当今名将
    多材兼众美,始精技击,继精艺事,喜缓带,爱投壶,涉猎于琴棋医卜阴阳奇遁之学,而一意诗歌,用则行,舍则藏,黑头高隐,安石莺花娱晚岁,归来兮与我同心
 

朱应镐说:尤足抵爵帅一篇小传。足可当此媲美之语,薛和刘是亲家,所以此联如活画像,栩栩如生阐述了刘铭传的一生。
    在薛时雨的联作中还有许多题赠挽联佳作,其制联水平一是切,二是雅,三是真,所以读其联不感觉晦涩高深,而是风雅婉然。如赠江小松联“少角艺,老论文,客里追随,把盏各惊双鬓雪;我拥毡,君听鼓,闲中慰籍,扶筇同看六朝山”如挽李小湖联“经师人师大宗师,江上题襟,许我平分一席;金管银管斑竹管,湘东纪事,如君自有千秋。”如挽方小东联“少年裙屐老犹豪,雍门琴、野王笛、贺老琵琶,慷慨悲歌,叹一官春梦无凭,也只如优孟登场,楼阁虚空、衣冠傀儡;累叶簪缨今渐替,江令宅、段侯家、谢公别墅,生存零落,怅六月秋风先到,便从此广陵绝响,莺花黯谈、烟雨凄迷。”
 

七。六朝只护石头碧
    薛时雨的楹联最高水平,当体现在题署风景胜迹联。就我曾读过的楹联书卷版本中,其题风景联几可传诵,无一不精,无一不雅。吴恭亨对联话里也评论薛慰农题放生寺联云:“种菊成亩,种药成畦,此是僧家本分;有鸟休罗,有鱼休网,长留佛地生机。”语殊广大,出幅能为山僧饶舌,示以作业,是为寻常屐齿所不到。又,薛慰农题西湖云栖寺联云:“到此方知官是梦;前身安见我非僧。”语特名隽。薛又有题焦山自然庵联云:“鹤去难回,留片石孤云,共参因果;我来何幸,有英雄儿女,同看江山。”盖时陪刘铭传、周盛波两提督及其他二女士同游,故云英雄儿女。下面再细品几则。
 

莫愁湖郁金堂
    胜迹访莺花,料应平地神仙,得此处优游汤沐;
    好山作屏障,为问隔溪猿鸟,是何人呼吸清凉?
 

此联如世外桃源,上结句如给人浸泡温泉的舒服,下结句如给人呼吸自由氧的愉悦。
 

题沧浪亭明道堂
    百花潭烟水同清,年来画本重摹,香水因缘,合以少陵配长史;
    万里流风波太险,此处淄尘可濯,林泉自在,从知招隐胜游山。
 

上联独辟蹊径,以杜甫诗意和草堂衬托赞扬苏舜钦的沧浪亭。下联转入所题景点通过“流波太险”与“林泉自在”的强烈对比,得出归隐林园,寄情山水胜过飘忽不定,浪迹四方的结论。
 

题浙江省杭州崇文书院
    讲艺重名山,与诸君夏屋同居,岂徒月夕风晨,扫榻湖滨开文社;
    抽帆离宦海,笑太守春婆一梦,赢得棕鞋桐帽,扶筇花外听书声。
 

上联说书院宗旨,非为风月,而为文学。下联以以老妇说苏轼往昔富贵如春梦自况,称自己离宦海到书院,赢来清闲自在,乐听学子书声。
 

题江苏省南京玄武湖
    三百年方策犹存,剩凫渚鸥汀,时有云烟入图画;
    四十里昆明依旧,听菱歌渔唱,不须鼓角演楼船。
 

上联"三百年方策",指明初在湖中洲上建黄册库,贮全国户籍赋税档案。下联"四十里昆明",昆明,即昆明湖。此联作于太平军被镇压之后,固有"犹存"、"剩"、"依旧"、"不须"之词。联中切景入情,气势宏大,还富有哲理,耐人深思。
 

题江苏省南京清凉寺
    四百八十寺,过眼成墟,幸岚影江光,犹有天然好图画;
    三万六千场,回头是梦,问善男信女,可知此地最风凉?
 

上联"四百八十寺",语出杜牧《江南春》诗:"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下联"三万六千场",谓佛教用语。全联是说四百八十寺也会成为废墟,岚影江光才是天然好图画;作佛事再多,终归如梦,不如来清凉山及时享受风凉。联语有抒有问,有一定的历史思考价值。
 

题江苏省扬州平山堂六一祠
    遗构溯欧阳,公为文章道德之宗,侑客传花,也自徜徉诗酒;
    名区冠淮海,我从丰乐醉翁而至,携云载鹤,更教旷览江山。
 

上联称颂欧阳修文章道德,下联抒发作者登临平山堂旷览江山时的得意之情。"侑客",谓劝客饮酒。"传花",一种酒令。
  丰乐醉翁指两亭,此联寄情山水之思顿现。
 

题江苏省南京莫愁湖胜棋楼
    山温水腻,风月常存,几人打桨清游,倩小妓新弦,翻一曲齐梁乐府;
    局冷棋枯,英雄安在?有客登楼闲眺,仰宗臣遗像,压当年常沐勋名。
 

此联上写湖水风月人物,下联写楼的史实,均为切题。另有其亲家刘铭传一联作衬“ 笠屐此重来,风月依然,鱼娃学打花边桨; 古今同一局,湖山再造,国手能生劫后棋。”
 

题江苏省苏州留园
    迤逦出金阊,看青萝补屋,乔木干云,好楼台旧地重新,尽堪子敬清游,元之醉饮;
    经营参画稿,邻郭外枫江,城中花坞,倚琴樽古怀高寄,想见寒山诗客,吴中才人。
 

此联体现了其一贯的风格写作,雅切如画,幽然似诗,让人回味向往。可为写作风景名胜长联之典范。
    以上诸联皆为其代表作,在他的联作中,类似的风景联作还有题江苏省南京玄武湖览胜楼“人间宰相,天上神仙,果然蓬岛归真,想圆峤方壶,相近一水;小队曾来,大名不朽,留得湖山遗爱,比谢安王导,别擅千秋。”题江苏省金陵督署西花园名煦园“宸翰壁间嵌,想日华云灿,露湛恩浓,遭逢一德明良,退食多闲,绿野平泉公廨筑;都成江左重,幸鲽伏鹣驯,河荣海若,旷览六朝名胜,遥岚入座,迂倪颠米画图开。”题江苏省金陵半山寺“钟阜割秀,青溪分源;咫尺接层城,叹禁苑全虚,尚留此寺;谢傅棋枰,荆公第宅;去来皆幻迹,问孤墩终古,究属何人?”如此等等。俱佳。
 

 八。可谓清联风月主
    前人小传题“薛时雨身体健硕,饮酒数斗不醉。辞官后优游山水,色益晬然。57岁时,尚生一子。60岁后稍稍衰,然健饭谈笑,不昔畴昔。光绪十年(1884年)冬末,突生疾病,精神衰颓。第二年正月辞世,葬于桑根山青龙冈。其殁也,弟子服心丧者甚众,挽联中有“八百孤寒齐下泪”之语,盖纪实也。著有《藤香馆集》。”《近代名人小传》称薛时雨"为联语箴铭,皆有精思,而词不晦奥,如其为人",由他写作的联语可见所言极有见地。笔者认为,在清联大家中,以薛时雨和彭玉麟题署的风景名胜联最为有艺术价值。薛之文人风雅对彭之将军刚健,其两人皆擅长长联高水平制作。薛时雨的楹联艺术特点可概括为:词句风雅,典故自然,描情绘色,风流吐属,实为一代文宗雅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