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樾(1821-1907),清学者。字荫甫,号曲园,浙江德清人。道光进士,官翰林院编修、河南学政。晚年讲学杭州诂经精舍。治经、子、小学。宗法王念孙父子,大要在正句读、审字义、通古文假借,并分析其特殊语文现象。撰有《群经评议》、《诸子评议》、《古书疑义举例》等。能诗词,重视小说戏曲,强调其教化作用。所作笔记,搜罗甚富,包含有学术史、文学史的资料。所撰各书,总称《春在堂全书》,共二百五十卷。

    俞樾楹联著述颇多,有《春在堂楹联录存》、《春秋人地名对》、《改良楹联维新》、《精选楹联新编》、《曲园楹联录》、《校官碑集字联》、《绎山碑集字联》、《曹全碑集字联》、《樊敏碑集字联》、《纪泰山铭集字联》、《鲁峻碑集字联》、《金刚经集字联》等。
 

一.集大成者
    在研究清联十大家以及同代清联作手的作品中,略微统计了下。李渔的《笠翁文集卷四》200余副。薛时雨的《藤香馆小品》320余副。林则徐文集200余副。彭玉麟文集100余副。顾文彬的《眉绿楼词联》170余副。曾国潘全集170余副。钟云舫《振振堂》集中收入楹联1800余副,算是最多的一位。而郑板桥和同时代清联作手的楹联作品数鲜有超过100副。另外值得一提乾隆的楹联作品730余副。俞樾的《春在堂楹联录存》1300余副。(卷一125副作品,卷二141副作品,卷三85副作品,卷四99副作品,卷五152副作品,录存集碑字联697副。)从数量上来说,俞樾位居排名第二(1300余幅),第一是钟云舫(1800余幅)。所以俞樾和钟云舫都是集大成者。
    俞樾的作品类别很广,有风景名胜,有人生格言,有性情作品,有题赠挽寿,有集碑帖字等等。而且从作品来看,其在祠堂会馆,挽联寿联,集碑帖字三方面的巨作达到了清联的巅峰水平,清代之联手无人能出其右。下面将一一论证。
 

二.吐属清幽
  俞樾所作之联,文人风度,吐属风雅,遣词清幽,给人美的享受。小清新,中淡雅,俱风流。如流传的一个对联故事可见几分情趣。一次,俞樾携女同游杭州灵隐寺,见冷泉亭有董其昌撰题一联,俞樾随口轻声念道:“泉自几时冷起?峰从何处飞来?”吟罢笑道:“我来给它作答。”接着就吟出此联:“泉自有时冷起;峰从无处飞来。”其女也不甘落后,笑着对道:“泉自禹时冷起;峰从项处飞来。”俞惊问:“项字何谓?”其女答道:“项羽若不将此山拔起,峰安得飞来?”俞樾父女给董其昌的配答对,一时成为佳话。下面简析几联。
 

苏州漱碧山庄联
    丘壑在胸中,看垒石疏泉,有天然画意
    园林甲吴下,愿携琴载酒,作人外清游
 

注:潘玉泉观察索题。不知其为谁氏之庄也。 楹联丛话和对联话都引用到此联,上片指点江南园林,如整理小江山,颇有主人翁情怀。下片承转上片语境,抒情一番,赞美江南园林之美。所谓望景生情,情不自禁,欲踏木屐,作清外游。联中再次展现了江南的园林之美,在于人文风度与天然景物的深度契合。
 

孙莲叔红叶读书楼联
    仙到应迷,有帘幙几重、阑干几曲
    客来不速,看落叶满屋、奇书满床
 

注:此莲叔读书处也。楼凡三折,故其家人呼之曰“曲尺楼”。客至辄留宿其上。 有客往来三径幽,何况是仙呢?写出了读书楼的环境幽雅古朴,风味很浓。四字章法如出下辙。
 

莳红小筑联
    小筑三楹,看浅碧垣墙,淡红池沼
    相逢一笑,有袖中诗本,襟上酒痕
 

注:苏州山塘斟酌桥新修东阳张忠敏公祠,旁屋数楹,应敏斋廉访署曰“莳红小筑”,颇有泉石、竹篱、荷沼,楚楚可观。癸酉秋,余将有武林之行,倚装题此。
    此为俞樾的风景名胜招牌式楹联作品,尤其当中的四字章法句中自对成为时下网络对联论坛的一大效仿。此联如一位翩翩绝世古典美人,增一分即肥,减一分即瘦。联语中数字对,颜色对,方位对,都非常精致淡雅。上片把江南园林的古典美外貌描绘出来,用的是印象派手法。下片把江南人文的风流脱洒抒发出来,用的是体物通情。整联词境画境情境融为一体。袖中诗本,襟上酒痕----是俞樾的得意之作,其在后来题写的苏州省城浙江会馆一联中再次引用此风流八字。
    在俞樾的其他题名胜风景联中,小清新随处可见,颇见手段。如理安寺静室联“竹笕潜通十八涧;蒲团小坐两三时。”如湖心亭联“四面轩窗宜小坐;一湖风月此平分。”题苏州沧浪亭联“短艇得鱼撑月去;小轩临水为花开。”题杭州西湖湖心亭联“舍榭漫芳塘,柳浪莲房、曲曲层层皆入画;烟霞笼别墅,莺歌蛙鼓、晴晴雨雨总宜人。”更有章节三中所举的散文化楹联作品。
 

三.散文句式
    李渔最早在楹联句子上作了口语化的努力,而俞樾则将口语化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那就是楹联句子的散文化。散文的行散而神不散的特点,使得俞樾在创作楹联的时候,不拘束于句子文辞,而是意到神行,腾挪自如。如后举例谈之。
 

台州东湖湖心亭联
    好水好山,出东郭不半里而至
    宜晴宜雨,比西湖第一楼何如
 

注:“台州之有东湖,犹杭州之有西湖也。出东郭门不过半里,湖光山色与西湖无异。隔以长堤,分里外湖。其外湖有湖心亭杰阁三层,登临最胜,为题此联。”见此联,见此注,心中微微一笑。联注互证,取法散文。此联提示了一散文化的段落, 可以用散文化的楹联去概括,说明楹联简短精悍的魅力。
 

湖上高氏别业联
    选胜到里湖,过苏堤第二桥,距花港不数武
    维舟登小榭,有奇峰四五朵,又老树两三行
 

注:“武林高仲英、白叔昆仲,作别业于苏堤锁澜桥边,距花港观鱼甚近,有水门可通舟,树石亦皆有致。” 此联如画,同样是运用了散文化的句式,取景剪裁有致,既交代了小居的地理位置,又衬托出风景的幽雅。读来澹然逸然,仿佛隐者。
 

右台仙馆联
    所居不设墙垣,望之俨若逆旅
    有时独游泉石,见者以为仙人
 

注:“余所筑右台仙馆,无墙垣,仅以权篱园之初落成时,题此联上句,本《东轩笔录》,乃荆公事;下联则《陶贞白传》中语也。 ”此联依然读来小清新,给人语言美的享受,给人散文化的意境。
    在俞樾的其他作品中,多处运用散文化的句式语言,使得楹联作品读来蕴藉隽秀,清新扑面。如右台仙馆又联“ 七旬外老翁,固知死之为归,生之为奇;半日内静坐,不识此是何地,我是何人。” 俞楼联“合名臣名士为我筑楼,不待五百年后,斯楼成矣;傍山南山北沿堤选胜,得之六一泉侧,其胜何如。” 题苏州留园待云庵“何处白云归,有乡里古招提,出西郊不半里而至;前生明月在,是佛门新公案,言东坡为五老后身。”同时散文化的句式运用有助于长联的拓展,此将在后面章节有论述到。
 

四.集字风流
    俞樾的《春在堂楹联录存》作品集中,《峄山碑集字联》99副,《校官碑集字联》100副,《曹全碑集字联》97副 《鲁峻碑集字联》103副,《樊敏碑集字联》109副,《纪太山铭集字联》81副,《金刚经集字联》98副。下面简析几幅笔者个人口味喜欢的集字作品。
 

峄山碑集字联
    尽日相亲维有石
    长年或乐莫如书
 

或许米蒂来也,品石拜石,不分何界。或许此石含有太古苍凉气,引人遐想。有石还有书,人生至乐,石书双友,珠联璧合。
 

校官碑集字联
    平安自爱高人竹
    清远初疑野老家
 

苏轼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诚然不欺吾耳,联语勾勒出了一个小竹里馆,或一片小竹林。可遐想夏日的摇竹飞绿雨,倾盆而下的清凉。老人酣睡,不理会尘世的喧嚣,何其幸也!
 

曹全碑集字联
    至老不离文字事
    所居合在水云乡
 

上片可作作者一声的写照,五百卷堂前书,不歌不笑自儒门。下片写出了作者的向往,正如“越水吴山随所适”,心境逸然。
 

鲁峻碑集字联
    能以诗书通政事
    自然道学始风流
 

学以致用,不废天赋,不假光阴。学则明,学则智,学则豁。道修心,道修身,道修行。两种境界其实相通。
 

樊敏碑集字联
    此中宜作文字饮
    有人能为华月歌
 

想起了李白停杯一问,对影三生的感觉,很性情流露,不妨吾辈心性向往之。
 

纪太山铭集字联
    立石自成小五岳
    陈园而观大九州
 

境界始于心,看石如拜小诸侯,划园自成天下洲。挺适合流行的一句广告语,心有多大梦有多大。
 

金刚经集字联
    书有未观皆可读
    事经已过不须提
 

不作骄傲自满之人,不作目光短浅之人,不作牢骚满腹之人,不作斤斤计较之人,如此而已将成大事。
    在以上的集碑帖字中,有数不胜数的佳作。煌煌600多副集字作品,宛如一部格言联璧大观,给人心灵的洗礼,给人智慧的沉思,给人境界的升华。要知道集有集字,集词,集句三种法式,而其中集字是最难的一种。每一幅集字联要做到如己拈出,如己创作,何其难也。前有何绍基的集争座位帖作品,今有俞樾的集各种古碑帖字,让人眼界豁然。
 

五.挽寿双工
    俞樾的楹联集《春在堂楹联录存》中挽联共有357幅作品(卷一49幅,卷二91幅,卷三53幅,卷四67幅,卷五97幅),寿联共有132幅作品(卷一42幅,卷二32幅,卷三21幅,卷四16幅,卷五21幅)。为何俞樾的作品集中,挽联竟比寿联多,这是个有趣的历史疑问。俞樾的挽联水平到底有多高,从一则自注文言旁观可知:“省卿幼慧,其父有“吾家千里驹”之叹。长而幕游皖北,赋《梅花诗》百首,见赏于学使者,饩于庠。后举孝廉,以知县筮仕至江苏,未补官而卒。临终语其弟锡煐曰:“吾死后,得曲园先生一联,刻入《楹联录存》中,死无憾矣。”余初不相识,感其意为题此联。” 当时名士死以能得到俞樾的挽联为荣,这种现象不得不让人惊叹钦服。兹录下其挽联寿联并注共十二副作品,不作点评。
 

挽曾国藩联
    是名宰相,是真将军,当代郭汾阳,到此顿惊梁木坏
    为天下悲,为后学惜,伤心宋公序,从今谁识落花诗
 

余受知于公最深。庚戌(1850)进士覆试,公充读卷官,以余诗有“花落春仍在”句,期许甚大。余以“春在”名堂,识感亦识愧,故于联中及之。
 

彭雪琴尚书挽联
    功业在天下,声名在柱下,我怀姻娅私情,只论退省庵中,历历心头廿年事;
    哭别于九月,闻讣于三月,公已支离病榻,犹有吟香馆内,匆匆口授数行书。
 

尚书殁于庚寅三月六日。余至二十三日始闻之,为诗一百六十韵哭之,又寄题此联于其灵右。尚书功业满天下,不待余言,惟念自己巳春始与相识,及西湖退省庵成,与余湖楼相望,晨夕过从,情逾昆弟,又申之以昏姻。乃去年九月,嘉兴一见,遂成永诀,能勿泫然!数年以来,因病不能书,久无亲笔书,今年二月中口占一书,命侍者写以寄余,殆与余诀乎?封口钤“吟香馆主”小印,犹与平昔无殊也。
 

杨石泉制府挽联
    识公于廉问两浙时,寻诗湖上,载酒山中,叹逝水光阴,历历旧游还似昨;
    论功在咸同百战后,投笔衡湘,建旄秦陇,问凌烟图画,寥寥宿将更何人。
 

公为浙臬时,余即与相识。嗣是每岁春秋,必再相见,或泛舟西湖,或同饮云栖山中。上联所云皆实事也。
 

挽王凯泰联
    乘桴过斗六门边,瘴雨蛮烟,不辞辛苦,立功在绝徼,盖视傅郑尤难,伟矣半载经营,尽闢天南生熟地;
    回头思廿七年事,敝车羸马,时相过从,同谱若弟兄,遂订朱陈之好,伤哉一朝永诀,未完吴下唱酬篇。
 

宝应王文勤公(凯泰)抚闽有政绩。其仿阮文达粤海堂创设致用堂,监临癸酉(1873)乡试,力除夙弊,尤为士林所称。光绪乙亥(1875),巡台湾番社回省,积劳薨于位。俞荫甫太史,其同年生且姻娅也。
 

挽江室仇夫人联
    以巾帼中人,常落落然有儒生气象,豪杰襟怀,日对青史一编,迥异寻常脂粉辈;
    当绵缀之际,所拳拳者在祖宗懿训,儿孙家法,手题缋帷数语,岂惟明白去来间。
 

夫人为江少云观察之配。通文墨,而不为诗词。喜观史,以史中可法可戒事为子若妇言之。尤好施与,能急人之急。庚申辛酉之乱(指太平天国),戚党中有往依之者,人人佽助之,磬所有不惜。临终自为挽联曰:“平生能为谁忙,代夫子辛劳,敢分人己;家法原非我设,受祖宗懿训,敬告儿孙。”呜呼!是亦女有士行者矣。
 

吴勤惠公挽联
    由牧令起家不十载,简在帝心,而监司、而开府,卅年来勤政惠民,允推柱石勋名,岂仅偏隅资保障;
    从成都返旆只九日,身骑箕尾,若闽浙、若江淮,千里外报功崇德,何况葭莩戚谊,曾陪下坐在门墙。
 

公名棠,以县令起家,官至四川总督,以病乞归,到家九日而卒,亦咸、同间名臣也。余曾承其延,主受经书院,以远不赴。今闻其卒,拟一联挽之,因循未果。万小庭大令,其门下士,又有葭莩戚,属余代撰此联,因录而存之。
 

顾子山观察挽联
    待明年泮水重游,及后年鹿鸣再赋,吴中耆宿,已成鲁国灵光;何期耄耋将交,遽报仙龛成海外;
    读初集灵岩樵唱,到八集鹤背吹笙,老去襟怀,都付苏家铁板;大息园林正好,空留绝调望江南。
 

观察以进士起家,官至宁绍台道,年七十九而卒。卒之明年,重游泮水;又明年,重宴鹿鸣,均不及待也。生平长于填词,分为八集,第一集曰“灵岩樵唱”,第八集曰“跨鹤吹笙谱”。所谓跨鹤吹笙谱者,止《望江南》一调,首句皆以“怡园好”发端,怡园乃君园名也。
 

韩母王太夫人五十寿联
    膝前种五树桂,天上拜五花封,正仲春鳦降鹒鸣,共祝五旬寿母;
    报国提一旅师,传家罗一床笏,看诸子文通武达,同披一品仙衣。
 

夫人为韩君耀辉之继室。韩君以部司殉难,有五子。长殿甲,记名提督;次殿爵,记名总兵;次晋昌,候补副将;次殿荣,县令;次庆云,直隶州牧。同治九年,夫人年五十,二月二日其生日也。杜小舫观察与其长君善,属撰此联为寿。
 

金眉生廉访六十寿联
    推倒一世豪杰,拓开万古心胸,陈同甫一流人物如是如是;
    醉吟旧诗几篇,闲尝新酒数盏,白香山六十岁时仙乎仙乎。
 

眉生喜谈经济,意气浩然,亦当代振奇人也。值其六十生日,以此寿之。上联用陈同甫语,非此老不能当。下联则用香山太傅耳顺吟中语。
 

蒯士香同年廉访七十寿联
    溯转战申息间,军前部曲,万里封侯,白发坡仙,犹坐冷泉判公牍;
    忆同登甲辰榜,都下宴游,卅年成世,黄花魏国,长从老圃看秋容。
 

廉访由知县起家,官河南光州牧,时战功甚著。张朗斋军门以姻家子为帐下健儿。今官至提督,立功塞外,为当代班定远矣。余与廉访甲辰同年也,故以此联寿之。 此联曾面为廉访诵之,本拟还苏寓后买长笺写寄。乃未及写,而廉访逝矣,因易其语曰:溯转战申息间,军前部曲,万里封侯,至今鬓雪飘萧,尚有雄心谈往事;忆同登甲辰榜,都下宴游,卅年成世,可叹晨星零落,又将清泪哭明公。不胜故旧凋零之感矣。
 

张仲甫先生八十寿联
    万卷拥书城,精神满腹,著作等身,积卅年雪案萤窗,尤于麟经有得;
    两回游泮水,净土潜修,名场倦踏,看明载苍颜鹤发,重歌鹿鸣而来。
 

先生为前庚午孝廉,至己巳岁行年八十,明年重赋鹿鸣矣。精神渊蓍,且通内典。所著书甚多,而《春秋属词辨例》六十卷尤先为距制,乱后毁其版,拟重刻之,然非容易也。
 

沈羲民同年九十寿联
    是名宦,是名医,是名孝廉,后此一科,小雅笙簧重宴乐;
    又同乡,又同年,以同寄寓,长吾六岁,先生杖履倍精神。
 

羲民甲辰副榜,丙午举人,历宰江苏大县,兼精医。光绪甲辰年九十岁,至后年丙午,则重宴鹿鸣矣。
    读者注意到,俞樾所作挽联皆有小注,以纪念以阐述以示真情。其所作寿联从五十寿到九十寿都概括,水平不是一般的高,后来者唯有望洋兴叹的份。而正是挽联寿联,体现了其高超的长联制作水准。
 

六.雅具性情
    谁说诗人学者无真性情,只不过俞樾不似彭玉麟的大悲痛,也不似林则徐的爱国怒,更不似钟云舫的讽现实。俞樾有的是淡淡情怀,幽幽风雅。从其自题联“得一日闲为我福;做千年调笑人痴。”可领略一二,不作得意言,也不作失意语,且如老子。如下再品几联。
 

自题
    欲除烦恼须无我
    历尽艰难好作人
 

格言联能做到此,必心胸大光明,阅历大彻悟,境界大圆满。
 

自题春在堂  
    越水吴山随所适
    布衣蔬菜了余生
 

上联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知足常乐。下联见作者的胸襟风度,只作菜园老人,回归自然,何其超然脱洒。
 

挽内子之妻姚氏夫人
    四十年赤手持家,卿死料难如往日
    六旬人白头永诀,我生谅亦不多时
 

此联见作者真性情略微爆发的一面,尤其结句表明夫妻情笃,誓死相随,从男性口吻道出更不易。
 

自撰挽联
    生无补乎时,死无损乎数,辛辛苦苦,著成五百卷书,流播四方,是亦足矣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浩浩落落,历数八十年事,放怀一笑,吾其归乎
 

注明:“此联既题于右劝仙馆,又题于春在堂,由来久矣。未知何日果用,计亦不远也。”  读其注明,任何语言多是白费,只是钦佩作者的人生价值观,真地做到了圆满,无悔无怨,无天无地,无生无死。
    俞樾的真情还体现在多处小细节方面。如给人寿联稍觉不满意,便再赠一联。如给人挽联动真情,还填写一阕满江红纪念之。如给儿女亲家彭玉麟祠堂所撰写的联语中“凄凉老友苦西湖”等。在写那么多挽联或寿联或题赠联,读者感觉不到一丝空假,每若身临其境,真情流动。每写一联,都在联上加上小注,以纪念之。正是这些细节,更让人体会到了俞樾的真情一面,如东风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七.笔力浑厚
    俞樾楹联作品的笔力浑厚,善用典故,善于铺排,多体现在其撰写的祠堂、会馆、庙堂、戏台、官署等联作题材。笔者略微统计了《春在堂楹联录存》,卷一(祠堂联9副,庙堂联6副,官署联7副),卷二(会馆联4副,祠堂联4副,庙堂联2副,戏台联2副,书院联1副),卷三(祠堂联5副,庙堂联1副,寺院殿柱1副),卷四(祠堂联3副,佛殿联1副,仙馆联3副,春在堂联4副),卷五(祠堂联8副,会馆联2副,官署联1副,戏台联1副,庙堂联1副,桥联2副)。下面从祠堂、会馆、书院三处摘联简析。
 

彭刚直公衡州专祠联
    儒雅是书生,英武是宿将,赤心许国是社稷臣,长留俎豆旂常,突兀崇祠壮南岳
    发轫在湘中,转战在江上,白发筹边在岭海外,追数艰难辛苦,凄凉老友哭西湖
 

注:公西湖专祠余已为题联矣。闻衡州又成,寄此联。
    此联以排比句式,记叙彭玉麟的生平,直抒胸怀,结句爆发。江山自手定,人事苦消磨。唯有思念的情怀不变。
 

吴山仓颉祠联
    上溯羲皇画八卦时,文字权兴,秦而篆,汉而隶,任后来縑素流传,不外六书体例
    高踞吴山第一峰顶,川原环抱,江为襟,湖为带,看从此菁华大启,振兴两浙人才
 

注:吴山新建仓颉祠,前临浙江,后枕西湖,形势殊胜,吴康甫大令之所定也。康甫属题此联。
    此联从意识的过度到形胜的安排,承转融合,给人理会兴会的感受。句式安排自由灵活,读来流畅有力。
 

苏州省城浙江会馆联
    从吾浙挂席而来,历四百里津梁亭堠,到此名区,闾阎殷富,山水清嘉,开拓心胸知几许
    登斯堂举杯相属,合十一郡文凭衣冠,成兹良会,襟上酒痕,袖中诗本,流连风景意云何
 

注:苏城向无浙江会馆,今始有之,题此以落其成。
    此联可用其另一联来解读之“从之字江边到丁字沽边,三千里远来,同归安宅;拓越中旧馆为浙中新馆,十一郡咸集,各话乡山。”
 

徐庄愍公祠联
    仗节镇危疆,当军事土崩瓦解、不可收拾之时,视城中无固志,视城外无援兵,糜顶踵以报君恩,妇竖舆台同授命
    结缨完大义,与谥法履正志和、使民悲伤有合,在吴会为名臣,在吴兴为先达,节春秋而修祀典,日星河岳其昭垂
 

注:公名有壬,归安人,官江苏巡抚。庚申城陷,死之。其妾施氏、子震翼及一女皆死。幕友仆妾从死者五人。同治十三年建祠。苏州同乡诸君属题联。按谥法,履正志和曰庄,使民悲伤曰愍,联语用之,附记以告观者。
    徐有壬(1800-1860)字钧卿,顺天宛平人,原籍浙江乌程,清末大臣。在抗击匪寇守城战中被遇刺身亡,其子震翼与妾、女同死。联语以赞扬的口吻,述说了此一战的形式内忧外患,而徐公坚守城池抗击匪寇,并忠贞而死。“视城中无固志,视城外无援兵;在吴会为名臣,在吴兴为先达”---此二十四字为全连表达的主旨。注意到联语前半部有散文话运用,而却不影响整联的浑厚度,俞樾不愧为作手。
 

东洲船山书院联
    读船山先生所著全编,得三百余卷之多,经史子集,蔚一代巨观。承其后者,勿徒争门户异同,汉详名物、宋主义理,各有师传,总不外古大儒根柢实学
    卜衡岳胜地而开讲舍,看七十二峰在望,春夏秋冬,备四时佳景。登斯堂也,尚共矢晨昏黾敏,出建功勋、处修节操,交相砥砺,以毋负老尚书创建初心
 

注明:东洲在衡州府东,书院乃彭雪琴尚书所创建,曰船山者,以王船山先生名也。
    船山书院坐落于衡阳市雁峰区东洲岛,为清末最著名的书院。船山先生就是张问陶(1764~1814) 清代官员、著名诗人、书画家。其诗被誉为清代“蜀中诗人之冠”。晚年遨游大江南北,病卒于客舍。此联从上下联首句总领全章,阐述儒家治学修身之道,鼓励百家齐放,极具书院联的人文特点。读的时候感觉在“蔚一代巨观;备四时佳景。”处,应已是一联,但俞樾的妙手又续接了下去,真是长联圣手。全联亦并不晦涩难懂,除“黾敏”解释为努力一词外,皆可会意。
    俞樾的长联佳作数不数胜,得益于其学者胸襟,大家阅历,下面再录入其长联的一些佳作,不作赏析只做观摩。
 

杭州安徽会馆联
    游宦到钱唐,饮水思源,喜两浙东西,与歙浦江流相接;
    钟灵自灊岳,登高望远,问只峰南北,比皖公山色何如。
 

留园戏台联
    一部廿四史,谱成今古传奇,英雄事业,儿女情怀,都付与红牙檀板;
    百年三万场,乐此春秋佳日,酒坐簪缨,歌筵丝竹,问何如绿野平泉。
 

嵊县金氏养老堂联
    庞眉皓首,聚至一百人,饘于是,鬻于是,矍铄同堂,良亦煕朝小祥瑞;
    仁粟义浆,积成三万贯,父作之,子述之,拮据两世,允称菩萨大慈悲。
 

苏州府署闲园联
    本黄歇故封,雄开剧郡,士民殷庶,财赋丰饶,赖有小园林,借半日光阴,稍谈风月;
    用白诗遗意,肇锡嘉名,桃隝春朝,竹簃秋夕,惟愿贤太守,与三吴父老,共乐宽闲。
 

石门高氏祠堂联
    卜宅晋元兴,石门秋色,桃坞春风,聚九华秀气,绵延累代,簪缨后裔,至今怀祖泽;
    溯源齐公族,谷熟分支,姑苏别派,守百祀清芬,崇奉不祧,俎豆先祠,终古傍魁峰。
 

吴中二程子祠
    后尼山千五百年,笃生两先生,辟邪说,辩异端,道统天开,正所以下启紫阳、上承邹峄;
    环苏台数十万户,过此一瞻拜,黜浮华,崇实学,士风日起,庶不愧言游故里、泰伯遗封。
 

广东学使署光霁堂联
    四面厂园林,看喻学有斋、校经有庐,以及瑞芝簃外、仙石亭中,好景无边,都向此堂呈胜概;
    九霄下鸾藻,溯大兴之翁、仪征之阮,上而米老题诗、雪翁葺屋,前徽未远,更欣继起得名流。
 

钱敏肃公专祠联
    溯当年千里乞师,一舟摩寇垒而过,抵掌高谈,论列山川形势,与夫贼情变幻,及东南进取之方,声共泪俱,此事中兴关大局;
    迨后来两河开府,四载在夷门坐镇,悉心综理,讲求治术源流,旁及边境安危,并水旱偏灾之备,人亡政在,于今故里有崇祠。
 

八。长联绝唱
 

彭刚直公祠联
    伟哉!斯真河岳英灵乎?以诸生请缨投笔,佐曾文正创建师船,青旙一片,直下长江向贼巢,夺转小姑山去。东防歙婺、西障湓浔,日日争命于锋镝丛中。百战功高,仍是秀才本色,外授疆臣辞,内授廷臣又辞,强林泉猿鹤,作霄汉夔龙。尚书剑履,回翔上接星辰;少保旌旗,飞舞远临海澨。虎门开绝壁,岩崖突兀,力扼重洋。千载后过大角炮台,寻求故迹,见者犹肃然动容,谓规模宏壮、布置谨严,中国诚知有人在;
    悲夫!今已旂常俎豆矣。忆畴昔倾盖班荆,借阮太傅留遗讲舍,明镜三潭,劝营别墅,从珂里移将退省庵来。南访云栖,北游花坞,岁岁追陪到烟霞深处。两翁契合,遂联儿辈因缘。吾家童孙幼,君家女孙亦幼,对秾华桃李,感暮景桑榆。粤峤初还,举足已怜蹩躄;吴阊七至,发言亦觉含糊。鸳水遇归桡,俄顷流连,便成永诀。数月前于右台仙馆,传报噩音,闻之为潸焉出涕,念酒坐尚温、琴歌顿杳,老夫何忍拜公祠。
 

注:楹联乃古桃符之遗,不过五言七言。今人有至数十言者,实非体也。世传云南大观楼联最长,合上下联亦不过一百八十字。今年湖上彭刚直公祠落成,其湖南同乡撰一长联,寄余点定,其联凡二百七十字。余因亦自撰一联,共三百十四字。
    俞曲园和彭玉麟是儿女亲家(彭之孙女嫁俞之孙),彭死后清廷在西湖为他建立专祠。祠联指定由俞曲园撰写,长达三百三十四字。上联回忆彭玉麟的戎马生涯以及战功战绩(从一介书生弃笔从戎,到辅佐曾国潘创建水师。与太平军转战小孤山,几经浴血,劳苦功高后又三辞朝廷的封赏,不作边疆大臣。直至虎门销烟,中法开战,又披上甲胄,老将出山保家卫国。)下联主要描述彭玉麟的晚年生活以及与作者的深厚情怀(战后退休,经营退省庵,流连江南,过着悠闲的隐逸生活。又与俞樾联两人孙女孙子姻缘,从此成为儿女亲家,并结下深厚情谊。直至彭玉麟年事已高,渐渐身体衰老直至病逝。由此俞樾对彭玉麟的真诚缅怀,令人怆然泪下。)
    全联是以近乎纪传体并悼文的文本方式来排铺此联的结构,自出机杼,与大多数模仿孙髯大观楼长联的作品不同。全联感情饱满,洋洋洒洒,如诉如泣,读来不禁令人泪下。句式似散文,流水行云,读来不滞,梁羽生亦曾推崇此联。此联可为作者长联中之绝唱。
    从以上浅谈中可以总结出,俞樾的楹联作品擅长诸多题材,尤其在挽联寿联祠堂联集字联等领域是一代巨匠宗师。 其挽联寿联的超水平写作使得楹联的实用性得到更大的发挥。其擅长长联写作,佳制甚多。其风景名胜作品流传甚广,尤其四字章法句中自对运用影响深远。其广泛运用散文句式,使得楹联的张力与可读性更强。其最主要风格以凝厚雄浑为主,也不时夹杂小清新。其写作方式每联加以注明,这点与李渔相同。其名气与梁章钜同等之,是清联十大家中的专业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