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  沈周 画  文征明 题
  论坛首页  诗词工具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论坛设施
无锡市诗词协会 无锡碧山吟社散文杂记
   
  主 题:[原创]夏之声
  一剪梅 男
  
一等童生
等级 一等童生
头衔
身份 版主
发帖 904
精华 2
点券 0
积分 1673
金钱 1691
经验 1774
在线 7天19小时46分
来自
注册 2010/7/21 14:50:17
收藏主题 用户信息 发悄悄话 加为好友 发邮件 搜索用户帖子
16/8/1 15:20:52
[原创]夏之声

 夏之声

 

  怕听气象台发布的高温橙色、红色预警。本月下旬,气温连续在摄氏37至40之间徘徊,这还是草地上面、百页箱内测的数字,马路上据说高达60多度呢。

  “赤日炎炎似火烧”——都熟悉这句自《水浒》里传出的山歌歌词,没有比它更恰当、形象的譬喻了。路上人叹“热啊,热啊”,树间蝉应“知了,知了”。知了预警的橙色、红色,正是火焰颜色。

  幸亏家有空调、电扇,“呼呼呼呼”,护住了病躯,残烛不致熔化。

  今日午睡起,泡杯龙井,乱翻闲书。清人李渔有篇《夏季行乐之法》。明末清初,他携家山居避乱度暑,忧而寻趣,苦中作乐——“夏不谒客,亦无客至,匪止头巾不设,并衫履而废之。或裸处乱荷之中,妻孥觅之不得;或偃卧长松之下,猿鹤过而不知。洗砚石于飞泉,试茗奴以积雪;欲食瓜而瓜生户外,思啖果而果落树头。”读到这儿,仿佛耳闻一连串“卜笃”、“啪啦哒”、“骨碌碌碌”,落下的是李子、梨子?还是毛桃、葡萄?

  回顾年轻时在苏北农场。多少个大暑天,己把全身汗水半滴不剩喂给了麦子、玉米、棉花,可毒太阳还要钻进喉咙里吸血,钻进骨头里吸髓。往往,当自己即将变成一棵枯树、摇摇欲坠之际,“丁令丁令丁令”,司务长赶着驴板车来了,“吁——”卸下两大桶泡有大青叶的救命水,我称之“交响茶”。

  随即,连长“瞿瞿瞿”吹哨子,值星排长跑东跑西拉嗓门:“哎——喝茶罗——休息罗——”大伙纷纷撂下锄把,嚷着、说着、唱着、骂着,一齐走到田头,“光当”、“光当”,争抢粗瓷大碗;“扑通”、“扑通”,伸进木桶舀茶。你“咕嘟咕嘟”,他“咕嘟咕嘟”,伊“咕嘟咕嘟”,绿水一波又一波,倾入座座火山口。

  看着他们一个个灌饱了,我才不慌不忙操起大碗,“呼噜噜”,“霍落落”,尽情享受饮茶之乐——此字在此处,不知该念音乐的乐,或是快乐的乐?待到隆起西瓜肚,觉得几乎将爆炸,双腿实在支撑不住了,再贪婪打满一大碗,背贴树干,缓缓滑坐草地上,当作美酒慢慢呷着。啊,人在草木间,沉醉于大写的“茶”字中,听天上布谷鸟妹妹一遍遍叫我“哥哥”、“哥哥”……

  返还现实,填词一首——

   

八声甘州     夏

     又炎炎烈日照当头,若闻火流声。叹垂杨不舞,青樟废咏,苦念风声。乐煞柯间博士,“知了”几千声。池贮黄梅雨,养出蛙声。    湖阔河宽闲搁,诧人填泳馆,饺作涛声。报民工楼坠,车曳警铃声。赖空调、万家屏艳,我要听、南海逐鲸声!过长巷,怅丁香槁,伞上无声。

 

2016年7月31日

 

 

顶 楼(TOP)

编辑 删除
   一行白鹭 美女

最积极表现勋章 一级荣誉勋章
等级:文曲星
等级 文曲星
头衔
身份 管理员
发帖 26288 
精华 1
点券 0 
积分 34229 
金钱 43021
经验 37754
在线 115天18小时52分
来自 无锡
注册 10/7/19 18:23:51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16/8/11 14:27:32
Re:
我后来的农场,没有食堂送水之类的福利,记得有一年夏天割麦,实在太热太口渴了,我们就在河沟里取水喝,我清楚记得河水泛着一层青苔,拨开青苔,还有若干浮游生物在蠕动,当时也不管了,狠狠的喝了几大捧,奇怪的是大家都没闹肚子,其实是很快随着汗水蒸发掉了。或者热汗沸腾,把细菌都烧死了?
1楼(TOP)

无锡市诗词协会 无锡碧山吟社散文杂记
 
相关信息 类型: 普通 排序: 普通 状态: 正常 功能:
  快速回复
 Html支持:是
 显示签名
 给楼主发消息通知此帖已回复
表情
更多表情...
回复标题:
插入表情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设计]  [代码] [+]  [-] 



尊重原创·所有作品并不代表本坛立场


无锡市诗词协会、无锡碧山吟社  版权所有ICP130461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