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淦(1894-1984)字清曾,一字坚白,号坚白居士,憨斎老人,斎曰:“鉏彝斎”、“习苦斎”,江苏无锡人。清代著名画家秦祖永曾孙,幼承家学,工画善书,尤精青绿细笔山水,家富收藏,曾设艺苑真赏社于上海,精印各种碑帖书画。



清籞
竹光冷到地,幔卷湘云绿。
隔坞清风来,声声戛寒玉。


知鱼槛:
槛外秋水足,策策复堂堂。
焉知我非鱼,此乐思蒙荘。


卧云堂:
白云已出岫,复此还山谷。
幽入卧其间,常抱白云宿。


山园即事次王山人韵。
小筑依山径,幽楼绝市嚣。
崇台松作栋,深壑石为桥。
酒映峰霞滟,琴将涧溜调。
凌虚一以眺,烟树望中遥。


涵碧亭:
中流系孤艇,危亭四无壁。
威风水上来,衣舆寒潭碧。


环翠楼:
登楼展幽布,俯见林壑美。
落日凭阑干,当窗四山翠。


园居 
曲涧抱飞楼,林深翠若流。
浮云怜宦迹,逸兴寄沧州。
夏日舒长簟,秋风缉敝裘。
端居忘应接,独坐每科头。


园居 
卜筑依阑若,衔杯憩桂丛。
忧谗甘去国,处世慕飞鸿。
过鱼池光净,经霜树影空。
倚阑浑不寐,静听水淙淙。


凉飚开令序,清谳彻秋阳。
抚景怀同调,登楼数举觞。
松凝三径翠,桂散一林香。
竞日秋游陟,都忘名利场。




先月榭:
斜阳坠西岭,芳榭先得月。
流连玩清景,忘言来坐夕。


山园即事次董太师韵。
青山日已暮,暝色一林分。
松桧澄秋月,楼台拂岫云。
泉声当户落,鹤吠隔潭闻,
恋赏欢无极,招携还开君。


含贞斋
盘桓抚孤松,千载怀渊明。
岁寒挺高详,吾自含吾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