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去天惠超市买菜,看见门口贴着招聘启事,上面写“招聘猪肉分割师一名”云云。看后不觉哑然一笑。不就是卖肉的营业员吗?亏他们想出这么高大上的名字。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都羞于说自己是工人,而用各种“师”来取代了。理发员叫美容师,环卫工叫城市美容师,工人叫机械操作师……不一而足。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人们都以做一个工人而自豪。那“咱们工人有力量”的歌曲,唱起来让人充满自豪,充满力量。王晓棠扮演的“女理发师”,让人记忆深刻。刘少奇主席接见掏粪工人时传祥的新闻,更让全国工人受到莫大鼓舞。刘少奇主席对时传祥说,我是国家主席,你是掏粪工人,我们社会分工不同,但是我们工作性质是一样的,都是为人民服务。至今想起来都让人感动不已。
    从67年时传祥因为刘少奇案而被牵带蒙冤致死开始,工人阶级的地位就日渐式微,直到改开时沦为弱势群体。不能想象,一个没有工人群体的国家是怎样一个国家。
    读书时读到的理论,一个国家的人才是阶梯型的,既要培养基础研究、应用研究人才,也要培养实际操作人才,所以作为学校设置,既要有大学,也要有大专、中专,职业中学等。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中专职校都升级为大学了,上大学也不再是部分人的事情了,只要不是痴呆或者厌恶读书的人,几乎100%都能上大学。造成的直接结果,昨天无锡新闻报道可见一斑,节后的人才市场,应聘管理岗位的摊位人满为患,应聘操作工人的摊位冷冷清清。
    现在,所有家长都想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顶尖人物,于是,竞争从幼儿园就开始了。择校,课外辅导,各种兴趣班。而事实上,大部分人都只能是普通劳动者而已。于是,当希望破灭后,造成一部分人心理失衡,变成颓废的有之,有心理疾病的有之,走上犯罪道路的有之。在这里,我要说媒体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媒体在摈弃了假大空后,走上了媚俗的道路。新闻里经常看到这样的报道,贫困学生受到资助,说得最多的话就是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找个好工作,报答父母。每当看到这样的报道,我真的很反感,首先,凭什么来区分好工作和坏工作?作为个人也许有自己的判别,但作为媒体这样诱导,显然有违社会价值观的认同。其次,为什么不能说报效国家?一个没有社会责任感的青年一代,国家会有希望吗?放到抗日战争时期,还会有那么多热血青年不惜生命,浴血奋战吗?任何国家,不管其性质如何,都是着力培养有社会责任感的人,只有这样,大家做事,首先想到的是要为社会负责,为他人负责。有了这样一代人,这个国家才会树立良好的道德标准,才会更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