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龟无名,乃母上去岁所赐。体硕,约二斤有余。颇不惧人亦不顾人。触摸之,则饮食依旧。不伸不缩,不疾不徐,隐约有出世之风。
      初入吾家门,背壳略有小损。妻购红土,敷而养之。经年,壳色如墨,间有金线。甚是欣慰。
然,梁溪家居窘迫,无有庭院,新居未成,应有时日。且窗前间隙,屋中留白,皆已遍布花草鱼虫,玩物种种。吾与妻语,如此灵物,囿于吾家一隅,恐不祥。不若放诸天地,以顺自然。妻曰:诺。
      今日风细云淡,节正日清,乃驱车至府衙前大渚,放龟无名。不料,无名入水,先昂头回望,继而浅游数尺,再啧啧踏水,直趋回岸,匍匐至吾脚下乃至。
     大奇之,换岸再放,无名再回。
     换地再三放,无名再三回!
     奇之,奇之!
     大惊之下,急驱车至净慧禅寺。欲放无名于佛家放生池内,以了因缘。然寺庙狼藉,放生池已近水枯。       寺内老工告知近期古寺翻修,恐大挪移。放生不得生。
     如是,大龟应与吾家因缘未了。悻悻然,携而归。
     是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