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梦中,被防盗门重重的关门声惊醒了,迷迷糊糊开灯,看了一下时间,早晨五点三刻。我知道,又是隔壁的老F拿电动车,去给孙子送早饭了。
       隔壁家自从原来孤身的阿婆死后,就一直没住人,有她住在同意小区的妹妹一家放些杂物,她妹夫老F的电动车也放在里面,一是省去了租车库的钱,另外也可以门窗开开,透些新鲜空气,避免久不住人的陈腐气。
     老F今年81岁了,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的老大学生,退休前是本市一部属国营大厂技术科里的高级工程师。退休后又被一些私企聘去做技术顾问,这两年才算闲置在家。所以虽然八十出头,身体还挺硬朗的。
     老F老家是无锡农村人。现在那地方公交车40分钟就可以到达,人们都在厂里上班,和市里没什么差别。那时却是交通闭塞的农村,所以虽然是大学生,在城里找对象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那时的大学生毕业出来,相当于工人四级工的工资,比一般工人高出一级,也就12元吧。而农村家里的各种负担,比如冬天烧柴不够啦,家里老人生病啦,父母要来小住啦,侄子外甥要个铅笔橡皮啦,等等等等,都是一些免不了的开支,所以老F直到30出头才在城里成了家。偏偏他的儿子也是个老疙瘩,横挑竖选,35岁出头才结婚。这样两代晚婚,所以老F的孙子今年才小学毕业,上初中一年级,比一般同龄人少生了一代人。
      老F的儿子住在旁边一个小区里,和我们的小区相隔一条马路。儿子也在一个老牌的大厂里工作,媳妇是酒店的,儿子媳妇在单位里都算中层一级的管理人员,收入稳定。自从儿子结婚后,就没开过伙仓。中午在单位解决,晚饭在父母这里吃。孩子出生后也是如此。只不过原来夫妻两人的早饭有时买点早点,有时晚饭时带一些回去,早晨微波炉一下就解决了。而孩子出生后,为了孩子的健康,马虎不得,早晨必须熬粥。于是,这做爷爷奶奶的就挑起了担子。
       随着孙子升入初中,上学时间提早了,老F起床时间也提早了。每天早晨4点三刻前必须起床,熬粥,到5点40分完成,然后到这里拿好电动车,把早饭送到儿子家,儿子一家吃完了送孩子上学,老F则出去溜达一下,然后再去儿子家里把餐具拿回家。日复一日。休息日,也是老F的休息日。儿子一家要带孩子出去玩。现在的说法是让孩子开眼界,在知识面上也不能输在起跑线上。所以这一天老F不用这么早起来,我也不会被关门声惊醒了。
      大体现在的家庭模式都差不多。
      想想我父母一辈着实的不容易。记得我小时候,家里都是烧蜂窝煤。那种炉子预热要半个小时,我母亲晚上睡觉前把炉子拎到房门口,凌晨迷迷糊糊开了炉子,再在床上睡一会,然后起床烧早饭。等我们姐妹三人吃了早饭上学,母亲匆忙带一杯子早饭,拎两篮子隔夜刷好的衣服,就去上班 了,乘中午休息的时间,母亲就抓紧时间到河边把衣服漂洗了。现在有了煤气、洗衣机,孩子也少,可怎么感觉现在的人比那时还要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