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廷璧(1840-1895),原名琛,起皖卿,太学生,考取国史馆誊录,议叙盐大使,复应学使试,入郡庠。有《皖卿诗存》。

春日游名园
胜地不易觏,闲游倍有情。
垂杨青已放,芳草绿初萌。
花傍峰根笑,泉从石隙生。
支筇循径去,独立咏诗清。

病起
一病三旬久,无聊觉袖单。
拥衾终日卧,入户好风寒。
幽鸟声愁听,新花眼倦看。
此身清似鹤,且自倚栏干。

竹汗衫
挥汗真如雨,披衫爽气侵。
直宜高士着,清借此君心。
织就丝纹细,穿成渔网深。
竹林堪比洁,凉意自阴阴。

油纸扇
雅扇天然巧,膏油制亦工。
游山聊蔽雨,看竹好遮风。
舒卷玲珑样,清凉掌握中。
夜深闲独立,萤火扑来空。

中秋无月
向夕竟昏暗,登楼秋兴长。
但闻花雨细,空忆桂枝香。
远有浓阴羃,曾无皓魄凉。
悠悠佳节过,蛩响满寒塘。

秋夜不寐风雨骤起有感而作
永夜不能寐,风声杂雨声。
寒螀鸣萧瑟,檐马响凄清。
世事难安枕,闲心且数更。
何时天意转,泉石了余生。

桂花
秋气小山集,桂花到处生。
浓香飘有意,冷露滴无声。
月落一庭碎,风摇几树轻。
夜凉金粟堕,静坐正三更。

偶成
峭壁插云根,乾坤妙景存。
孤松空翠滴,春涧落红喧。
寺古鹤巢树,山深虎守门。
时闻长啸起,圆月逗前村。

清明节近僵卧舟中思故乡惠山之游作一律以寄慨
每到清明节,常过第二泉。
小桃红染露,新柳绿摇烟。
山色迎人笑,水声夹树穿。
佳辰空负负,偃蹇独眠船。

咏雪
一夜北风紧,开门雪满沙。
铺阶都似玉,着树即成花。
远近鸟声绝,缤纷絮影斜。
微云谁共赏,修竹自交加。

纸鸢
遥知此去向云中,借得封姨一点功。
只恐急风吹线断,误他飘落小栏东。

送春
九十韶华欲换新,流莺呖呖唤声频。
落花满地无人扫,明月风光不是春。

七夕
碧宇无尘夜漏终,闲排瓜果小庭中。
今宵牛女情难尽,银汉横斜自远空。

咏华琼章(自号煮梦子)疏香阁遗址
参禅余事话缠绵,小劫人间七十年。
窗外古梅花似雪,至今无复影娟娟。

丰姿清绝想来真,成佛生天总宿因。
剩有一钩湖上月,当年曾照阁中人。

仙娥遗迹感沧桑,煮梦年华已渺茫。
料得蕉窗夜深坐,挑灯静展返生香。

秋葵
几枝向日复倾心,秋影萧疏色比金。
一簇鹅黄篱下见,西风独伴菊花阴。

秋海棠
光华旖旎艳芳丛,不让桃花一点红。
今夜西风声瑟瑟,断肠秋色在墙东。

名花袅袅带轻烟,雨后含情倍觉妍。
小院苔深人不到,泪痕几点落阶前。

檀心半吐有余香,欲卷珠帘意兴长。
秋影对人浑不语,红妆独自映斜阳。

娇红浅绿色清华,懒向春前斗万花。
深夜何须银烛照,小庭自有月痕斜。

秋夜即事
西风瑟瑟夜迢迢,寂静惟将灯火挑。
无事闲阶叉手立,满庭花影上芭蕉。

即景
夜静更阑犹未眠,霏霏细雨洒窗前。
帘波一抹无人到,闲看灯花结穗圆。

清明日闲坐溪边归成一律
远望韶光向碧空,闲游独自步溪东。
春波暖涨三篙绿,花影晴烘一色红。
粉蝶未粘芳草上,啼莺恰在柳丝中。
归家煮茗攒榆火,相对谈玄意不穷。

白桃花
素质天然婀娜姿,红妆未许鬭花时。
闲门洗尽胭脂影,露井争看冰雪姿。
带雨芳梨堪比艳,临风秾李共矜奇。
飞烟飞雾浑难辨,崔护重来费忖疑。

感时
烽火频惊疾似电,江东大劫实堪哀。
相看骨肉浑如梦,迴想家园定已灰。
人世奇灾何日息,天心余怒几时回。
最怜万姓同翘首,如雨王师竟不来。

牡丹
雨丽云娇殿众葩,春深院外影横斜。
羞他世上繁华境,好植人间富贵家。
红艳一枝香带露,芳心几簇色如霞。
胭脂多买挥毫活,描就春光兴不赊。

黄梅雨
江南梅熟雨纷纷,门巷深沉羃湿云。
天上阴晴无一定,人间寒煖若平分。
阶前草色都含雾,窗外花光时带曛。
到处鸠声啼不断,何人绿野刈耕勤。

重九
流年又喜到深秋,强欲登高志未酬。
红叶饱看留后约,黄花遍插忆前游。
题糕兴致思偏涩,落帽风来意亦悠。
试上小楼凭槛望,自怜身世若浮沤。

咏菊
落尽残荷草树荒,天留晚节傲严霜。
东篱冷倚三更月,老圃寒余一瓣香。
雅称携尊添逸兴,有时插鬓学新妆。
风流陶令真知己,合并苍松殿众芳。

忆菊
揖别秋光又几时,傲霜枝发不嫌迟。
手中有酒信如醉,眼底无花想欲痴。
瘦影依然横老圃,金英定已艳东篱。
何年结屋柴桑住,终日相看冷淡姿。

访菊
遥忆篱边思不禁,闲时走访且高吟。
雪霜枝好搜罗遍,隐逸花宜物色深。
或自支筇甘谷觅,有时载酒石崖寻。
餐英嚼蕊秋来乐,相对真堪惬素心。

折菊
无心闲步到柴桑,忽见荒畦花正黄。
映月摘来盈手冷,带霜插得满头香。
疏篱采撷高人梦,芳径徘徊隐士狂。
分付铜瓶好洗涤,归家供养佐飞觞。

饯菊
赏秋已少客来过,一霎秋光感逝波。
佳色阑珊留蝶梦,落英狼藉唱骊歌。
白衣人到离情绕,玉质枝残别恨多。
帘卷西风花落尽,古松犹自耸岩阿。

哭石甫叔
玉楼赴召太匆匆,一线难延恨未穷。
好月不圆成谶语,微云共话想清风。
于今弥觉多情苦,此后愈知世事空。
苦海无边欣解脱,劝君莫再忆寰中。

哭晴庚岳父
天然骨骼本孤高,耿介心情怀节操。
数载驱驰耽客况,毕生怀抱托离骚。
功名竟为儒冠误,生计都从铁砚叨。
剩有一编遗稿在,不随岁月去滔滔。

身似人间一野鸥,胸怀冷淡品兼优。
生涯早被饥寒逼,风味还于笔墨求。
冰雪练成奇骨峻,年华逝去素心愁。
凄凉千种都消歇,无意荣名实寡俦。

遥想吟魂宛在形,霎时竟已赴幽冥。
多才易惹天公忌,绝俗当为后辈型。
彩笔真堪追李白,扁舟独自载樵青。
河干分手成长别,梦里何曾一降灵。

东南世界遍烽烟,怅望归舟竟不旋。
困守青毡君薄命,叨陪函丈我无缘。
工愁身比寒梅瘦,多病踪随独鹤眠。
如此才华埋地底,教人焉得不凄然。
(皖卿诗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