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敏 (1886-1932)字慎余,自号香雪居士,无锡查家桥人,祖父曹茂椿为名医,世称曹宝寿先生,父曹槱,字棫卿,附贡生。曹敏在家排行老七,二十四岁配余相庄,46岁殁。人无锡竞志女学教师,毕业北洋女子师范,曾在胡雨人任校长的北京女师范任教员。著《病梅庵诗集》二卷。
丁卯初春慈和侄女赴洮南口占送之
骨肉天涯少,慰情惟汝亲。
那堪千里外,更送远行人。

万里关山去,边城春色迟。
回头望京国,应忆柳千丝。

相见寻常事,临岐意转深。
衰颜当落日,不觉泪沾巾。

戎马纵横际,山河处处残。
塞鸿应有便,消息报平安。

简尹昭
群鸟飞鸣过,凭轩望太空。
风尘几度别,砚席两番同。
青眼高君义,素心悲我穷。
何当更相见,晨夕诉离衷。

咏菊
秋色苍茫际,东篱淡晚妆。
奇葩凌众卉,劲节傲繁霜。
对酒凭君醉,餐英笑我狂。
孤芳应自惜,胜会待重阳。

早梅
飞雪漫天际,冲寒冠众芳。
独标高士格,先试美人妆。
月下怜疏影,风前溢暗香。
罗浮凭梦托,许我暂清狂。

水仙
水国休嫌冷,迎春却占先。
虚斋延雅客,带月入吟笺。
绰约浑忘俗,凌波不羡仙。
天然风韵绝,潇洒自年年。

春晨独步公园
幽意随春转,林深露未晞。
屐轻知影健,袖薄怯风微。
郁李红裁锦,苍松翠滴衣。
莺啼增客感,处处惜芳菲。

寄外
时难年荒久,羁危万里愁。
功名如敝屣,身世等浮鸥。
挽鹿吾犹健,归田君傥谋。
只怜无旧业,京国任淹留。

游香山
烟光散林壑,岚翠自成层。
古木幕天暗,寒云向晚凝。
爱山如好客,忘世若为僧。
愿伴双清水,听泉待月升。

舟游鼋头渚扶病登涵虚亭
暂作浮家计,来为选胜游。
山随两岸碧,帆带一天秋。
水阔疑无路,云低不碍舟。
还将湖海意,浩渺逐轻鸥。

行行达鼋渚,桂楫柳阴停。
放眼登孤屿,临风倚短亭。
浪翻斜日白,云挟远峰青。
长啸扶疴起,鱼龙水底听。

癸丑仲夏与筠英同客宽城对榻谈诗忽雷雨犬吠因成二绝
闲来信步过君前,对榻谈诗白日眠。
悟彻个中深意味,与君相约著先鞭。
狂风霹雳忽焉生,时雨滂沱闪电横。
想是边陲闻见少,隔墙犬吠尽惊鸣。

自宽城赴京
他乡久客转情痴,风雪天涯怅所之。
最是不堪回首处,满园桃李著花时。
沈阳西去是松山,扑面西风彻鬓鬟。
星火两三孤店月,轻车飞渡古榆关。

戊辰元日与南湖先生令茀学姐会饮翊教寺归途口占
清绝渊明觉后年,生涯端合偶逋仙。
停樽不语人间事,醉掩松扉白日眠。

鹤野云闲尚下帷,手持湘管代戈挥。
千秋事业供游戏,此意惊人待语谁。

梦入蓬壶逸兴飞,屠苏饮尽思依依。
钿车不向城南斗,载得闲情伴醉归。

早起独步园中
晨风拂拂爽心神,漫步园中景物新。
芳草自生堪守拙,残花摧落独伤春。
从今悟彻浮生梦,此后应知物外身。
更喜一轮红日上,负暄聊作葛天民。

秋夜不寐
秋风萧飒扰人眠,永夜愁生只自怜。
过眼云烟悲往事,惊心烽火感频年。
钟鸣远寺侵归梦,月照寒窗欲曙天。
身世不堪重检点,聊将清泪付吟编。

除夕书怀
鼙鼓声中岁序新,四方多难感沉沦。
身居乱世何妨贱,心有余闲不算贫。
冷眼饱看龙战野,逸情爱共鹤为邻。
年年此夕长安客,散发高眠又一春。

除夕寄令茀索和
守岁中宵已入春,催君诗债疗余贫。
声暄爆竹千家乐,对影疏灯一卷亲。
青眼惟凭梅索笑,素心常借酒全真。
遥知道韫今宵逸,醉笔生花句倍新。

野望
芳草郊原极望迷,武陵何处是清溪。
春花憔悴惊风雨,野市萧条泣鼓鼙。
虎入平阳烟景改,尘生沧海暮云低。
谁销天下兵戈气,化作晴空五色霓。

八月十六日望月有怀
玉露金凤夜色横,疏帘高卷任亏盈。
月逾秋半光辉洁,花到春残风雨惊。
孤影憬然征幻景,问心直欲了无生。
何当拨尽浮云障,万里空明如太清。

秋夜与其觉谈诗
燕塞高寒落木秋,忘年契合此淹留。
虚窗月冷风声静,孤馆灯残剑气浮。
偶聚萍踪论古调,还凭茧纸写清愁。
天涯无限潇湘意,梦向烟波付白鸥。

公园水榭看桃花
景风丽日两相催,烂漫桃花隔岸开。
薄晕宛同人半醉,临流好顾影千回。
但逢游客凭栏赏,不见渔翁逐水来。
梦想武陵何处是,鹧鸪声里独徘徊。

重九偕令茀宋若卓如北海登高
折得黄花满袖香,共携樽酒赏孤芳。
寒生水国涵清影,醉插茱萸趁夕阳。
游兴不缘多病减,诗情又逐一秋忙。
登临无限苍凉意,岂独天南望故乡。

岁暮书怀简南湖居士
寒夜挑残绛帐灯,冰心一片玉壶澄。
征尘不逐韶华减,绮思常缘结习增。
月下穿针矜眼力,镜中搔首怯霜凝。
何当遂我逃禅愿,风雪同参最上乘。

蜡鼓声声短梦惊,又看棋局几纷更。
河山终古谁堪主,蛮触于今孰息争。
漫托吟魂悲岁晚,每寻仙簶寄闲情。
中年哀乐凭谁遣,欲共嵇康论养生。

见雪怀南湖居士并柬令茀海外
维摩一榻卧偏高,零乱天花集鬓髦。
迹已消融还带冷,心维言说懒拈毫。
偶寻世味余鸡肋,独数交亲比凤毛。
姑射神人渺何许,蓬莱在望奈惊涛。

栽花
读书慕彭泽,闲静学栽花。
荷锄松沃土,布种似散沙。
及时勤灌溉,助长勿催芽。
关心芟恶草,防害驱飞鸦。
种豆当得豆,种瓜当得瓜。
请观三百篇,要在思无邪。
寄言司铎者,慎勿毫厘差。
(花萼集卷二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