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以鸿,字景龙,1923年生,江苏江阴人。上海交通大学编审,翻译家,诗人,吟诵家。吴语地区吟诵代表人物,“唐调”传人。
 
六十书事 其一 编辑
夕阳珍重雨馀天,回首沧桑又廿年。
老骥何尝甘伏枥,潜龙应许跃于渊。
为人作嫁漫云苦,点铁成金恰似仙。
经国文章宜不朽,还凭玉尺辨媸妍。


  其二 翻译
家世从来习典坟,蟹行移译费耕耘。
语原一脉通中外,道岂殊科判理文。
肯载空言滋物议,但传实学惠人群。
若令千字当方面,誓遣毛锥扫万军。


  其三 写作
平生结习爱词章,小技雕虫觅句忙。
藻饰难工惭俭腹,直言无隐肆刚肠。
桃符灯虎情堪寄,击钵敲钟乐未央。
此日敝庐珍敝帚,他年覆瓿又何妨。


  其四 书法
涂鸦少小号天书,弱冠临池笑墨猪。
罢日无功师训久,传家有宝劫灰馀。
指端笔正缘心正,眼底毫舒见志舒。
骀荡春风吹拂处,晴窗补课惜居诸。


  其五 行旅
卅年海上效羁囚,垂老方为汗漫游。
好向遥天寻旧侣,每从嘉会结新俦。
苍山碧海行踪遍,汉瓦秦砖史迹留。
文物吾邦称极富,宁须异域恣搜求。


  其六 却病
老眼昏花未足奇,却因癃闭日求医。
方家手竟祛顽症,灵药功能释众疑。
奋发曾无衰朽感,欢娱长记钓游时。
当年小影堪为證,田径场中亦健儿。


  其七 弄孙
一双儿女并成材,更喜孙枝烂漫栽。
斗室融和添淑气,两家翁媪宝婴孩。
之无早识关天性,岐嶷多方逗客来。
教诵诗歌徵万寿,南山台对北山莱。


  其八 复职
同归且莫叹殊途,阔别重来欲笑呼。
天道盈虚原有数,人情翻覆一何愚。
俄看旧宇成新宇,自觉今吾即故吾。
盛世倘教年可假,愿拚馀勇效驰驱。


二十述怀 其一(1943年)
大好年华乱里过,书生二十感蹉跎。
伤心偷洒风前泪,抱志空吟月下歌。
此地频惊新物候,几时重见旧山河。
岁寒且励松筠操,何必投诗赠汨罗。


  其二(1943年)
万方龙战几曾休,风雨腥膻遍五洲。
黑白棋枰虽了了,屯邅世运总悠悠。
弥天烽火生民泪,卷地烟尘死士头。
一例人间遭此劫,飘零到处任沉浮。


  其三(1943年)
血债重重恨未清,中原太息久鏖兵。
江山半壁沦羊犬,痛哭千家受割烹。
关塞西南充正气,风云东北盼归征。
何当扫尽胡氛日,兴国还须剪不平。


  其四(1943年)
无端政海起狂澜,助敌为奸丧胆肝。
亲善岂含真善意,和平却是不平安。
掩关日日愁风雨,失路年年计暑寒。
贼里生涯惟一哭,相逢更莫劝加餐。


  其五(1943年)
惨雾愁云拨不开,可怜黉序亦罹灾。
拜金元老承新宠,碎玉豪情荡劫灰。
乱世岂容轻俯仰,贼门未许强追陪。
洁身还自勤磨鍊,不见清明誓不回。


  其六(1943年)
频年羁旅怅天涯,极目荒凉何处家。
千里风尘音信隔,三更涕泪梦魂赊。
王孙去后春非昔,燕子来时日已斜。
破壁残垣谁理葺,阶前野草尽生花。


  其七(1943年)
念家山破感匆匆,死别生离总是空。
往事已悲成梦幻,相思犹苦隔西东。
几茎华发时时改,一夜乡心处处同。
客里不堪劳问讯,举头又见月朦胧。


  其八(1943年)
怕向江头惜逝川,霜蹄暂蹶自凄然。
羁身但觉生同死,避地还嗟路似天。
百感酿成双眼白,千锤鍊得一心坚。
泰来否极应非远,分付东皇快著鞭。


四十自讼 其一(1967年)
廿年往事梦中寻,故故蹉跎直到今。
壮志空随流水逝,黑头渐觉二毛侵。
难将文字酬知己,剩把浮生付苦吟。
无限英雄迟暮感,一回屈指一惊心。


  其二(1967年)
少年慷慨气如虹,蹭蹬无由贯昔衷。
陵谷迁移行我素,江天寥廓与谁同。
眼前碌碌卑馀子,舌底频频忤钜公。
却忆平生针砭语,嗟君世故几时通。


  其三(1967年)
投閒置散事寻常,只为身无一技长。
浪说微才堪倚马,庸知歧路竟亡羊。
浮沉学海舟难进,哀乐中年业就荒。
莫向东风问消息,人间随处有炎凉。


  其四(1967年)
万卷何曾善读书,路行万里愿尤虚。
冰封北国徒凝想,雁过南天羡卜居。
霞客且欣游有记,冯谖休怨出无车。
腰缠至竟输腰脚,只合楼头守蠹鱼。

四十自讼 其五(1967年)
调弦弄管两无成,俯仰惊看岁月更。
金尽惟馀书可卖,砚荒空有笔能耕。
檐边雨滴添愁思,陌上花开动客情。
兀自引吭歌一曲,任人误作不平鸣。


  其六(1967年)
四十无闻合便休,从来名利等浮沤。
持家何莫非经济,遁世翻教得自由。
弱不禁风他日诮,贫能举案几生修。
操刀敢企陈平宰,且向庖丁学解牛。


  其七(1967年)
当年立志作完人,不道儒冠误此身。
臣朔漫嗟饥欲死,君平应卜蹇还伸。
耽吟看取灯前笑,待聘留将席上珍。
春蚓秋蛇聊复尔,趋庭何日望传薪。


  其八(1967年)
闻道原知有后先,中流肯负祖生鞭。
穷途痛哭羞南阮,壮岁勤攻愧老泉。
幽谷嘤鸣怜独学,萱堂遗训记三迁。
挥戈欲斥羲和御,还我青春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