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我自己腌制的咸菜不错,开瓮后,颜色淡黄的,还散发出一股咸菜的香味,除了稍微咸一点外,真可以和老妈当年的媲美。
       于是我开始了一轮咸菜美食。在吃过了咸菜茭白,咸菜豆芽,咸菜小鱼后,忽然想到咸菜豆瓣汤。小时候,伏缺时,老妈经常烧咸菜豆瓣汤。隔夜把硬蚕豆用水浸泡,早晨起来后把皮剥掉,洗干净后先用水烧得差不多烂了,然后放咸菜,烧开后适当调味,滴入麻油,咸菜豆瓣汤就好了,豆瓣绵绵的,咸菜鲜鲜的,我最喜欢带点酸味的咸菜,又香又下饭。还特别喜欢喝凉了的汤,真开胃。话说这一菜已经不少年数没吃过了,想着,居然勾起了我满满的食欲。
      说干就干,于是,我到杂粮店买来硬蚕豆,晚饭后就开始浸泡。可是第二天一看,完全不是小时候的样子。豆瓣没有小时候发的那么大,皮虽然很容易剥,可是感觉豆瓣一点不软。稍不留神,豆瓣居然变成粉碎了。而且没有小时候经常看到的虫眼。豆瓣是比较容易钻进虫子的,小时候,几乎每一粒豆瓣,里面都躲了一只小虫,那种黑色的,有点硬壳的。我知道肯定也是用什么东西处理过了。照小时候的方法烧豆瓣,那豆瓣也一点不绵软,也没有那种豆瓣的香味。唉,吃过一次,就不想再吃第二次了。幸亏我买得不多,隔了好长时间才把剩下的一点硬蚕豆烧了,却再也不会想吃咸菜豆瓣汤了。
       看来,曾经的就只能是曾经,再也不会回来。比如现在越来越热的古镇,把居民都搬走了,重新造个古镇,虽然可看到一些小桥流水,青砖黛瓦,可是,他还是原来的古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