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文乎?灯谜也!

(07)谜底:关之琳做头

·

《送别》

只一望

北方便没有了踪影

当柳枝折断以后

还是那故人

却比原来靠得更近

写下起初的一点一滴

把那天的一切留存

(港影人连影目)关之琳做头 /王磊(顽石斋)

·

*****下文源自顽石斋《二十四谜品·雕塑第二十二》*****

【注释】此谜谜面为一首现代诗。“送别”,即将“送”字离别开,得“关”“之”二字。“只一望,北方便没有了踪影”,意为只有一个“望”字,其“北方”(上方)都没了,剩一个“王”字;“当柳枝折断以后”,意为“柳枝”二字的后面“折断”了,剩两个“木”字;王+木+木=琳。“还是那故人,却比原来靠得更近”,意为“故人”两字靠得再近一些,是一个“做”字。“写下起初的一点一滴,把那天的一切留存”,意为先写两点(“一点一滴”),再把“天”字的“一”字切掉,留下个“大”字,两点加个“大”,为“头”字。合为“关之琳做头”。

【评析】这条谜是几经改动的作品,原来的面没这么长,大约十余字,改了几次都不是特别满意。后来某天坐地铁时突然有了思路,于一站地内就改造成了现代诗的谜面。对此谜我一直敝帚自珍,主要是因为在形式上有所创新。但是参加比赛后却招来了铺天盖地的砖头,评价之低颇有些出乎我的想象。不料其后谈笑周郎跳出来力挺,评价道:“非常喜欢,喜欢极了,就可惜自己作不出这种谜啊。这诗写的太好了,扣合也美,完全依照拆合的顺序来的,而且动态且形象,比如靠得更近,起初的一点一滴。为作者的追求感动,也讨厌自己现在越来越没有追求了。即使别人都不喜欢,我也要大声叫好,嘿嘿。”周郎的力挺也出乎我的想象,并让我第一次在谜途上有了知音感。只可惜周郎选错了动物,如果他不叫谈笑周狼而叫做谈笑周猩猩,我就可以鼻涕眼泪地猩猩惜猩猩一把了。注原谜的最后一句是“再将心寄存”,考虑到以“心寄”扣“大”过于局促,与前面大拢意的离合扣法不太协调,故改为现在的面。